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巴赫曼
英格博格·巴赫曼(1926-1973)奥地利女作家。其主要成就是抒情诗创作。她于1953年因发表处女诗集《延迟的时期》而一举成名。她的诗多属自由体,往往带有赞歌的音响,使用极其抽象的象征手法,诗中常表现人所遭受的威胁,但也展现人受到拯救的情景。
1926年6月25日生于奥地利克拉根福特一教师家庭。1945—1950年在大学攻读哲学,获博士学位。此后对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批判哲学和穆齐尔美学思想的兴趣日益浓厚。1952年开始参加“四七社”。1953年诗集《被缓期的日子》问世,巴赫曼一举成名。代表作有诗集《大熊星的召唤》(1956)、广播剧《曼哈顿的好上帝》(1958)。

没有美味

巴赫曼
我不再喜欢什么了。

我应该
用杏仁花
将比喻加以装饰吗?
我应该在光影下
给予句法以重罚吗?
谁会绞尽脑汁
思考这多余的事情——

用这些词语
我学会了理智
它们是
(最下层人的词语)

饥饿
耻辱
眼泪

灰暗

我会全然应对
这无法净尽的啜泣,
和绝望
(还在绝望之前,我便绝望)
这对诸多痛苦、
死亡人数、和生命耗费的绝望。

我不忽视字迹,
我忽视我自己。
其他人倒知道
见鬼
如何用词语帮助自己。
而我不是我的助手。

我应该
捕获一个思想,
将它领进一间明亮的句子屋吗?
我应该用最好的词语组合
供给眼睛和耳朵食物吗?
我应该研究一个元音的性欲,
查明我们辅音的收藏价值吗?

我必须
用被冰雪击伤的脑袋,
用在写作中痉挛的手,
在三百个黑夜的重压下
撕破稿纸?
扫却这精心策划的用词语上演的歌剧?
就这样消失了:我 你 和 他 她 它

我们 你们。

(当然应该。 其他人也应该。)

属于我的,理应失去。
3

走吧,思想

巴赫曼
走吧,思想,只要一个清晰的、飞翔的词语
是你的双翼,托起你,去向那里,
那轻金属随风摇摆的地方,
那寒气逼人、
头脑清新的地方,
那唯一的方式
是武器的地方。
捍卫我们吧,在那里!

巨浪将浮木抛向高处,复又吞没。
狂热占据了你,使你沉沦。
信念只能移动一座山。

让那站立的仍然站立,走吧,思想!

在我们内心,没有别的,只有痛苦。
彻底满足我们吧!
3

延迟的时期

巴赫曼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马上你就得系好鞋带,
把狗赶回到低湿地的院子里。
因为鱼肚肠
在风中已被吹冷了
羽扇豆之灯惨淡地点着
你的眼光向雾中探望,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那迫你的恋人陷进沙里,
沙弃到她飘动的头发,
沙打断她的说话,
命她保持沉默,
沙发觉她会死去
而且甘愿在任何一次
拥抱之后告别。
不要回顾。
系好你的鞋带。
把狗赶回去。
把鱼扔进海里。
吹熄羽扇豆之灯!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2

请稍作停留

巴赫曼
旅行结束了,
行驶中的风留在了外边。
轻盈的纸牌房屋
落在你的手中。

饰有插图的纸牌
各有其位。
你描述世界
并将世界与词语混同。

一轮激烈的牌局,
眼看就要形成!
请稍作停留,为了抽取那,
人们用它便能赢局的纸牌。
2

在夏天

巴赫曼
在睡眠与梦幻之间
在繁茂的草地上
我的目光游向
那无际的高度。
多么令人激动的生活!
一朵朵云彩漂浮而去
宛如这些热烈的时刻,
它们沉落
在那黑暗的痛苦中间
这痛苦属于一个满是沼泽的池塘。
我的心中没有激起任何情感,
由于这个正在减弱的炎热
我被抛入一片安静之中。
一天接着一天。
我的双眼总是朝向它,
这个金色的太阳。
有一次,它将驻留,
在那影子浮现的地方。
痛苦的是那些曾被荒废掉的。
2

灰色的日子之后

巴赫曼
哪怕仅有一个小时是自由的!
自由!远方!
犹如界限之内的夜曲。
我愿
穿越这些日子的上空高高飞翔
并把遗忘寻找——
涉足黑暗的水流,走向
那白色的玫瑰,
我愿,给我的灵魂以双翼
哦 上帝,不会再洞悉
那漫长黑夜的痛苦了,
在这些黑夜里,眼睛变大
由于那无名的困苦。
眼泪在我的面颊流淌
在神经错乱的夜晚,
在美丽幻梦的夜晚,
由于对挣脱锁链
和吮吸光明的渴望——
哪怕仅有一个小时看到光明!
哪怕仅有一个小时是自由的!
2

给我说明,恋人

巴赫曼
你的帽子轻轻地掀起,向人致敬,在风中飘荡,
你那露出的头发使白云迷恋,
你的心别有留恋的地方,
你的嘴摄取新的语言,
数珠茅在国内不断滋蔓,
夏天吹开了翠菊花,又把它吹散,
看不清雪片似的花瓣,你抬起你的脸,
你笑着,哭着,你自取灭亡,
你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给我说明,恋人!

孔雀,在严肃的惊奇之下开屏,
鸽子掀起它颈部的羽毛,
大气弥漫,充满咕咕的啼声,
雄鸭在叫,整个大地
吸取遍野的蜜,在平静的公园里,
每一个花坛也镶起金色的花粉边。

鱼儿发红,超越过鱼群,
穿过洞窟冲进珊瑚床。
蝎子合着银沙的音乐胆怯地跳跃。
甲虫很远地嗅到最漂亮的雌虫,
我如有它的心情,我也会感到,
在全甲之下闪着羽翼的光辉,
向着遥远的草莓丛中飞去!

给我说明,恋人!

水有谈话的本领,
水波和水波携手同行,
葡萄山上的葡萄长大而跳落。
蜗牛坦坦荡荡地从壳中爬出!

一块石头也会感动另一块石头!
恋人,我无法说明的,请给我说明,
我应当让这短促的恐怖的时间
只跟思想交往而且孤零零地
对爱情不识不知,也毫无爱的行动?
人不能脱离思想?他不会怅然如有所失了

你说:有另一种精神指望着他……
什么也不必对我说明。我看到火精
在一切火焰中来去。
没有恐怖侵袭他,他也毫无所苦。
1

爱情,请给我解释

巴赫曼
你轻轻地摘下帽子,向我致意,帽子在风中滑过,
你光裸的头令白云倾心,
你的心飞向别处,
你的口咽下新的话语,
田野间,凌风草萋萋,
夏天吹开了紫菀花,又将它吹灭,
你扬起脸,雪花迷朦了双眼,
你欢笑、哭泣,因自己而死去,
还会发生什么呢,在你的身上——

爱情,请给我解释!

孔雀,一如节日般的新奇,展开尾翼,
鸽子伸长满是羽毛的颈部,
咕咕声弥漫,空气向四周散去
公鸭欢叫,整个国家在
采集野蜂蜜,公园里
泥土为每座花坛镶上金边。

那鱼面红耳赤地,越过鱼群
窜出岩洞,坠入珊瑚丛。
蝎子胆怯地,冲沙中之音,起舞。
雄性甲壳虫嗅出远方诱人的气味;
倘若我拥有它的感觉,我也会感到,
盔甲里双翅闪烁,
踏上那远方草莓灌木丛的征途!

爱情,请给我解释!
1

主题与变奏

巴赫曼
夏日,蜜蜂外出未归。
蜂王带领群蜂飞走,
一夜间,草莓花坛变得枯萎,
采集浆果的人早已回家。

这全部的香甜气味携带着光线
进入梦乡。谁先入睡?
蜜蜂还是浆果?他没有痛苦,
对于降临在他身上的一切。他不缺少什么。

他不缺少什么,除了少许,
用来休息,或为了保持站立。
洞穴使他深深地屈身,影子也是,
因为没有土地接纳他。
即使在山里,他也不确信
—— 一个游击队员,世界把他交给了
那些已经死去的卫星,月亮。

他没有痛苦,对于降临在他身上的一切,
而什么没有降临在他的身上?甲克虫的
步兵队在他的手中交战,大火
在他的脸上堆积起伤疤,清泉
吐火女怪般莅临他的眼前,
而她并不在那里。

蜜蜂和浆果?
倘若他嗅出这缕气味,他早就
长时间地将它跟随!

梦游者在行走中的睡眠,
谁先入睡?
是那、是那出生晚,
却须早入黑暗的一个。
这全部的香甜气味携带着光线
拂过他的身旁。

他向矮树丛喷射咒语,
咒语带来了干旱,他喊叫
那喊叫被听到:
采集浆果的人早已回家!
当根隆起
咻咻作声,跟随它们滑行,
树的蛇皮始终是其最后的护佑。
一夜间,草莓花坛变得枯萎。

村庄的下方,桶空竖
在院中,为鼓而准备,
于是太阳猛烈地击打
卷起死者。

窗户关上了,
蜂王带领群蜂飞走,
没人阻止它们飞翔。
荒野接纳它们,
蕨类植物中,这棵空心的树
接纳这第一个自由的国度。
树上的刺刺向这最后一人——没有痛苦。

夏日,蜜蜂外出未归。
1

在玫瑰的风暴里

巴赫曼
在玫瑰的风暴里,无论我们向哪里祈求
黑夜总被刺照亮,而树叶间的
雷声也是,叶子如此轻盈,在灌木丛中,
而今将我们紧紧跟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