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宋史文言文原文及翻译

2019-11-29

  原文

  黄伯思,字长睿,其远祖自光州固始徙闽,为邵武人。祖履,资政殿大学士。父应求,饶州司录。伯思体弱,如不胜衣,风韵洒落,飘飘有凌云意。自幼警敏,不好弄,日诵书千余言。每听履讲经史,退与他儿言,无遗误者。尝梦孔雀集于庭,觉而赋之,词采甚丽。以履任为假承务郎。甫冠,入太学,校艺屡占上游。履将以恩例奏增秩,伯思固辞,履益奇之。元符三年,进士高等,调磁州司法参军,久不任,改通州司户。丁内艰,服除,除河南府户曹参军,治剧不劳而办。秩满,留守邓洵武辟知右军巡院。

  伯思好古文奇字,洛下公卿家商、周、秦、汉彝器款识,研究字画体制,悉能辨正是非,道其本末,遂以古文名家,凡字书讨论备尽。初,淳化中博求古法书,命待诏王著续正法帖,伯思病其乖伪庞杂,考引载籍,咸有依据,作《刊误》二卷。由是篆、隶、正、行、草、章草、飞白皆至妙绝,得其尺牍者,多藏弆。又二年,除详定《九域图志》所编修官兼《六典》检阅文字,改京秩。寻监护崇恩太后园陵使司,掌管笺奏。以修书恩,升朝列,擢秘书省校书郎。未几,迁秘书郎。纵观册府藏书,至忘寝食,自《六经》及历代史书、诸子百家、天官地理、律历卜筮之说无不精诣。凡诏讲明前世典章文物、集古器考定真赝,以素学与闻,议论发明居多,馆阁诸公自以为不及也。逾再考,丁外艰,宿抱羸瘵,因丧尤甚。服除,复旧职。

  伯思颇好道家自号云林子别字霄宾及至京梦人告曰子非久人间上帝有命典司文翰觉而书之。不逾月,以政和八年卒,年四十。伯思学问慕扬雄,诗慕李白,文慕柳宗元。有文集五十卷、《翼骚》一卷。

  (选自《宋史》二百零二卷)

  译文

  黄伯思,字长睿,他的祖先从光州固始搬到福建,成为邵武人。祖父名叫履,担任资政殿大学士。父名叫应求,担任饶州司录。伯思体弱,好象衣服都穿不住,但是风韵洒脱,飘飘然象有凌云壮志。自小机敏,不喜欢玩耍,每天读书千余句。每次听祖父讲经史,回来后与别的孩子说话,没有遗漏失误之处。曾梦见孔雀聚集在院子里,醒来为这事写了一首赋,词采很华丽。因为祖父的缘故被任命为假承务郎。刚成人,就进入太学,成绩名列前茅。祖父凭借恩例上奏朝廷希望给黄伯思升官加薪,伯思坚决推辞,祖父更加为他惊奇。元符三年,中进士,调任磁州司法参军,很久也没赴任,改任通州司户。父死守丧,丧期满后,担任河南府户曹参军,轻松完成工作。任期满后,担任邓洵武辟知右军巡院。

  伯思喜欢古文奇字,洛阳一带公卿家商、周、秦、汉彝器落款标志,研究字画风格,都能明辨对错,说出根由,于是凭借古文知识成为名家,所有的书法字画都精通。当初,淳化年间,皇帝到处寻找古代法书,命令待诏王著接着修正法帖,黄伯思认为法帖有错误、伪造和杂乱的毛病,于是考证援引书籍,都有依据,写成《刊误》二卷。因此篆、隶、正、行、草、章草、飞白等书法都极妙,得到伯思的作品的人,大多收藏。过了二年,担任详定《九域图志》所编修官兼任《六典》检阅文字,改任京秩一职。不久监护崇恩太后园陵使司,掌管笺奏等事。来编修书恩,升任朝列,又被提拔为秘书省校书郎。不久,升任秘书郎。观看所有的册府藏书,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从《六经》到历代史书、诸子百家、天官地理、律历卜筮之说无不精通。凡是诏书提及的前世典章文物、集古器考定真假,凭学问闻名于世,见解深刻的很多,馆阁里的诸位大臣都认为不及他。后来他为祖父守丧,因为向来体弱,又逢丧事,更加劳累。丧期满后,复任旧职。

  伯思非常喜欢道家,自号云林子,别字霄宾,到了京城后,梦到有人告诉他,你在人间呆不久了,上天有命让他担任典司文翰,醒来后写下这件事,不到一月,于政和八年时去世,享年四十。伯思学问方面仰慕扬雄,诗歌方面仰慕李白,文章方面仰慕柳宗元。著有文集五十卷、《翼骚》一卷。

2

明史文言文原文和翻译

  原文

  程启充,字以道,嘉定州人。正德三年进士。除三原知县,入为御史。嬖幸子弟家人滥冒军功,有至都督赐蟒玉者。启充言:“定制,军职授官,悉准首功。今幸门大启,有买功、冒功、寄名、窜名、并功之弊。此皆坏祖宗法,解将士体,乞严为察革。”帝不能用。十一年正旦,群臣待漏入贺,日晡礼始成。及散朝,已昏夜。众奔趋而出,颠仆相践踏。将军赵朗者,死于禁门。启充具奏其状请帝昧爽视朝以图明作之治都督马昂进妊身女弟启充等力争。既又极陈冗官、冗兵、冗费之弊,乞通行革罢。帝皆不省。以忧归。世宗即位,起故官,即争兴献帝皇号。嘉靖元年正月郊祀方毕,清宁宫小房火。启充言:“灾及内寝,良由徇情之礼有戾天常,僣逼之名深乖典则。臣谓不正大礼,不黜邪说,所谓修省皆具文也。伏望陛下仰畏天明,俯察众听,亲大臣,肃庶政,以回灾变。”报闻。寻出按江西。得宸濠通萧敬等私书,欲亟去孙燧,给事中汪应轸讼守仁功,言:“逆濠私书,有诏焚毁。启充轻信被黜知县章立梅捃摭之辞,复有此奏,非所以劝有功。”主事陆澄亦为守仁奏辨。御史向信因劾应轸与澄。帝曰:“守仁一闻宸濠变,仗义兴兵,戡定大难,特加封爵,以酬大功,不必更议。”帝从太监梁栋请,遣中官督南京织造。启充偕同官及科臣张嵩等极谏,不纳。启充素蹇谔,张璁、桂萼恶之。会郭勋庇李福达狱,为启充所劾,璁、萼因指启充挟私,谪戍边卫。十六年赦还。言者交荐,不复用,卒。隆庆初,赠光禄少卿。(选自《明史·程启充传》)

  译文

  程启充,字以道,嘉定州人。正德三年者中进士。授于三原知县的官职,后来调入朝廷担任御史。当时很多受皇上宠爱之臣的子弟、家人浚冒军功,有人甚至升到都督的职位井且获得御赐的蟒袍玉带。程启充上奏说:“按照制度,朝廷给武职人员授子官职,都以斩获敌人首级为凭。现在宠幸的大门开启,有买功、冒功、寄名、窜名、并功的弊端。这些都破坏了祖宗立下的法度,使军队瓦解,乞求皇上严格地审察并革除这些不好的现象。”皇帝没有采用他的意见。正德十一年的正月初一,群臣天不亮就入朝祝贺斯年,到日已偏西才完成仪式,到散朝的时候。已是黑夜。群臣急奔而出,以致有人跌倒互相践踏。有位叫赵朗的将军,死在禁门。程启充详细报告这件事,请求皇帝今后拂晓即上朝视事,以求古人天明即治事的做法。都督马昂将有身孕的妹妹进献到宫里,程启充等人极力反对。后又极力奏陈兄官、冗兵、冗费的弊端,请求皇帝一概免除。皇帝都不理会。因亲丧回家乡。世宗即位。程启克以原有官职获起用,随即反对世宗为兴献帝上尊号。嘉靖元年正月,城郊祀祭刚刚完毕,清宁宫的小房间失火。程启克说:“火灾殃及内寝,是由于皇上最近徇私情的礼仪违背了天理纲常,僭越名分的做法极不符合真章法则。臣认为不端正大礼,不摒弃邪说,所谓的修身反省都是形式。佚望陛下上畏天遭,下听众人乏言,亲近走巨,整肃朝政,以转变灾祸。”皇帝只说知道了。不久,出京巡按江西.获得宸濠与肖敬等人交往的私人信件,宸濠想尽挟除掉孙燧。给事中汪应轸诉说王守仁的功劳,说:“叛逆宸濠的私人信件,有诏夸焚毁。程启充轻信被贬鞋的知县章立梅摘取的言辞,才有这样的奏章,不是用来勉励有功之臣的办法。”主事陆澄也为王守仁上奏辩解。御史向信据此弹劫汪应轸和陆澄,皇帝说:“王守仁一听到震濠政竟,立即仗叉举兵,平定大乱,特加封爵,以奖励他的夫功,此事不必再议。”皇帝听从太监粱栋的请求,派遣中官主管南京织造。程启充与同僚厦科臣张嵩等人极力劝谏,皇帝不加采纳。程启充向来言语正直,张璁、桂萼厌恶他。正巧遇上郭勋庇护李福达的官司,被程启充弹劾,张璁、桂萼因而指责程启充怀有私心,将他贬往边界卫所戍守。十六年遏敲回来。言官变相推荐他,没有再次被任用.不久去世。隆庆初年,追蜡光禄少卿。

《明史·罗喻义传》文言文原文和翻译

  原文

  罗喻义,字湘中,益阳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请假归。天启初还朝,历官谕德。六年擢南京国子祭酒。诸生欲为魏忠贤建祠,喻义惩其倡者,乃已。忠贤党辑东林籍贯,湖广二十人,以喻义为首。庄烈帝嗣位,召拜礼部右侍郎,协理詹事府。寻充日讲官,教习庶吉士。

  喻义性严冷,闭户读书,不轻接一客。喻义见中外多故,将吏不习兵,锐意讲武事,推演阵图献之。帝为褒纳。以时方用兵,而督抚大吏不立军府,财用无所资,因言:“武有七德,丰财居其一。正饷之外,宜别立军府,朝廷勿预知。飨士、赏功、购敌,皆取给于是。”又极陈车战之利。帝下军府议于所司,令喻义自制战车。喻义以战车营造职在有司,不肯奉诏。帝不悦,疏遂不行。

  进讲《尚书》,撰《布昭圣武讲义》。中及时事,有“左右之者不得其人”语,颇伤执政;末陈祖宗大阅之规,京营之制,冀有所兴革。呈稿政府,温体仁不怿。使正字官语喻义,令改。喻义造阁中,隔扉诮体仁。体仁怒,上言:“故事,惟经筵进规,多于正讲,目讲则正多规少。今喻义以日讲而用经筵之制,及令删改,反遭其侮,惟圣明裁察。”遂下吏部议。喻义奏辨曰:“讲官于正文外旁及时事,亦旧制也。臣展转敷陈冀少有裨益温体仁删去臣诚恐愚忠不获上达致忤辅臣今稿草具在望圣明省览。”吏部希体仁指,议革职闲住,可之。喻义雅负时望,为体仁所倾,士论交惜。濒行乞恩,请乘传,帝亦报可。家居十年,卒。(选自《明史·罗喻义传》,有删改)

  译文

  罗喻义,字湘中,益阳人。万历四十一年考中进士。调为庶吉士,授任检讨。请假回家。天启初年返回朝廷,曾任谕德官职。天启六年提升为南京国子祭酒。各生员打算替魏忠贤建生祠,罗喻义惩罚了带头的人,事情才停止。魏忠贤的同伙编辑东林党人的籍贯,湖广地区二十人,以罗喻义为首。庄烈帝继位,征召罗喻义授任礼部右侍郎,协理詹事府。不久充任日讲官,庶吉士教习官。

  罗喻义性格严肃冷峻,闭户读书,不轻易接待一位来客。罗喻义看到朝廷内外很多变故,军官不熟悉兵法,就专心讲解军事,推演作战图献给朝廷。皇帝表扬并采纳。由于当时正在打仗,而督抚这些大官员却不设立军事府库,财政费用没有地方供给,于是进言:“军事有七种德性,使钱财富足是其中一种。正常的军饷以外,应当另外设立军事府库,朝廷不加干预。酒食款待将士、奖赏有功劳的人、收买敌人,都从这里取用供应。”又极力陈述车战的好处。皇帝将他的意见下到有关部门讨论,朝廷命令罗喻义自己制造战车。罗喻义认为制造战车的职责在有关官员,不肯接受诏令。皇帝不高兴,奏疏里所讲的事于是没有实行。

  进讲《尚书》,撰写《布昭圣武讲义》。其中说到时事,有“左右是些不称职的人”的话,大大得罪了当权者;末尾陈述祖宗大检阅的规定,京城军营的制度,希望有所振兴和变革。奏稿呈到政府,温体仁不高兴。派正字官告诉罗喻义,命令他修改。罗喻义到了内阁,隔着门讥讽温体仁。温体仁生气,向皇帝进言:“旧例,只有经筵向皇帝劝告,比正讲多,日讲却是正讲多劝告少。现在罗喻义凭着日讲的身份而采用经筵的制度,等到让他修改,反而遭他侮辱,希望圣明的皇上考察裁定。”于是将这件事下到吏部讨论。罗喻义上奏辩白说:“讲官在正文以外就近涉及时事,也是旧有的制度。我反复陈述,希望稍有益处。温体仁删去,我确实担心我的忠诚不能传到上面,以致冒犯宰相。现在奏疏的草稿完备的在这里,希望圣明的皇上检查阅览。”吏部迎合温体仁的意思,议定将罗喻义撤职闲居,皇帝同意了。罗喻义一向享有一时的声望,被温体仁所颠覆,士大夫谈论起来纷纷表示惋惜。临行前请求开恩,请求准予使用驿站的车马,皇帝也批准了。在家居住十年,去世。

《明史·陈登云传》文言文原文和翻译

  原文

  陈登云,字从龙,唐山人,万历五年进士,出鄢陵知县,征授御史,出接辽东,疏陈安攘十册,又请速首功之赏,改巡山西。

  还朝,会廷臣方争建储。登云谓议不早决,由贵妃家阴沮之。十六年六月遂因灾异抗疏,劾妃父郑承宪,言:“承宪怀祸藏奸,窥觊贰,且广结术士之流,曩陛下重惩科场冒籍,承宪妻每扬言事由己发,用以恐吓勋贵簧鼓朝绅不但惠安遭其虐焰,即中宫与太后家亦谨避其锋矣,陛下享国久长,自由敬德所致,而承宪每对人言,以为不立东宫之效。干扰盛典,蓄隐邪谋,他日何所不至?”疏入,贵妃、承宪皆怒,同列亦为登云危,帝竟留中不下。

  久之,疏论吏部尚书陆光祖,又论贬四川提学副使冯时可,论罢应天巡抚李涞、顺天巡抚王致祥,又论礼部侍郎韩世能、尚书罗万化、南京太仆卿徐用检、朝右皆惮之。时方考选科道,登云因疏言:“近岁言官,壬午以前怵于威,则摧刚为柔;壬午以后昵于情,则化直为佞。其间岂无刚直之人,而弗胜龃龉,多不能安其身。二十年来,以刚直擢京卿者百止一二耳。背公植党,遂嗜乞怜,如所谓‘七豺’‘八狗’者,言路顾居其半。夫台谏为天下持是非,而使人贱辱至此,安望其抗颜直绳,为国家除大奸、歼巨蠹哉!与其误用而斥之,不若慎于始进。”因条数事以献,出按河南。

  岁大饥,人相食。副使崔应麟见民啖泽中雁矢,囊示登云,登云即进之于朝。帝立遣肆丞锺化民赍帑币振之。登云巡方者三,风裁峻厉。以久之当擢京卿,累寝不下,遂移疾归。寻卒。(节选自《明史·陈登云传》)

  译文

  陈登云,字从龙,唐山人。万历五年(1577)进士,授职鄢陵知县。政绩最好,升为御史。出按辽东,上疏陈明安定边境的十条对策,又请求加速建立首功的赏赐制度。后改为山西巡抚。

  回到京城,恰好朝廷大臣正在争论立储君的事。陈登云认为朝议迟迟不能决定,是贵妃家人暗中捣鬼。万历十六年(1588)六月因发生灾害上疏弹劾贵妃父亲郑承宪,说:“郑承宪包藏祸心,觊觎储君。天天与宦官往来,商量对策,而且广泛交结山人、术士、道士、和尚之流。当初陛下重惩科场冒名顶替之人,郑承宪的妻子每每扬言事情是自己揭发的,用来恐吓勋贵,以巧言惑动朝廷人士。不但惠安遭到他们算计,即使中宫与太后家也谨慎避开他们的锋芒。陛下统治国家已很久了,这是惠政的结果,而郑承宪每次对人说,认为是不立太子的结果。干扰盛典,蓄谋已久,以后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呢?如果不振奋朝纲,以大义决断,否则即使日日不上朝不奏乐,穿白衣,停止刑罚,恐怕皇天也不答应,天变是不可抗拒的。”疏上,贵妃、郑承宪都发了脾气,同仁也以为陈登云危险,但皇上把奏疏留下了。

  很久以后,他又上疏弹劾吏部尚书陆光祖、四川提学副使冯时可、应天巡抚李涞、顺天巡抚王致祥、礼部侍郎韩世能、尚书罗万化、南京太仆卿徐用检。朝廷的大官都很怕他。当时,正好考选科道,陈登云因而上疏说:“近来御史官,壬午以前害怕淫威,刚正的变温柔了;壬午以后拘于情面,正直的变为谄媚。其间难道没有刚正的人吗,但不胜被攻击倾轧,没有安身的地方。二十年来,以正直提升为京官的只有一、二个人。背着皇上,培植党羽,摇尾乞怜,像所谓‘七豺’、‘八狗’,御史占了一半。台谏是为天下主持是非的,而使人践踏到这种地步,怎能希望他不顾情面,正直地处理事情,为国除掉奸人、消灭败类呢!与其因误用而贬退,不如谨慎地考察人选。”因而条陈数件事献给皇上。出任河南巡按。

  那年发生大饥荒,人相互吞食。副使崔应麟看见百姓吃湖中的雁屎,便包来给陈登云看,陈登云便送到朝廷。皇上立即派遣寺丞钟化民分发库银赈恤百姓。陈登云三次巡视地方,执政严厉,按规定应当提升为京官,屡次被宫中扣住不下发,于是他称病归家。不久之后就死了。

晋书文言文原文及翻译

  原文

  郭崇韬,代州雁门人也。为人明敏,以材干见称。庄宗为晋王,崇韬为中门使,甚见亲信。

  晋兵围张文礼于镇州,久不下。而定州王都引契丹入寇。崇韬曰:“契丹之来,非救文礼,为王都以利诱之耳,且晋新破梁军,宜乘已振之势,不可遽自退怯。”庄宗然之,果败契丹。庄宗即位,拜崇韬兵部尚书、枢密使。

  崇韬素廉,自从入洛,始受四方赂遗,故人子弟或以为言,崇韬曰:”吾位兼将相,禄赐巨万,岂少此邪?今藩镇诸侯,多梁旧将,皆主上斩祛射钩①之人也。今一切拒之,岂无反侧?且藏于私家,何异公帑?”明年,天子有事南郊,乃悉献其所藏,以佐赏给。

  同光三年夏,霖雨不止。庄宗患宫中暑湿不可居,思得高楼避暑。乃遣宫苑使王允平营之。崇韬对曰:“陛下昔以天下为心,今以一身为意,艰难逸豫,为虑不同,其势自然也。愿陛下无忘创业之难。”庄宗默然。终遣允平起楼,崇韬果切谏。宦官曰:“崇韬之第,无异皇居,安知陛下之热!”由是谗间愈入。

  明年征蜀,议择大将。乃以继岌为西南面行营都统,崇韬为招讨使,军政皆决崇韬。崇韬素嫉宦官。继岌监军李从袭等见崇韬专任军事,心已不平,思有以图之。庄宗闻破蜀,遣宦官向延嗣劳军,崇韬不郊迎。延嗣大怒,因与从袭等共构之。延嗣还,因言蜀之宝货皆入崇韬,且诬其有异志,将危魏王。庄宗怒,遣宦官马彦圭至蜀,视崇稻去就。圭以告刘皇后,刘皇后教彦圭矫诏魏王杀之。

  当崇韬用事,自宰相豆卢革、韦悦等皆倾附之。崇韬父讳弘,革等即因他事,奏改弘文馆为崇文馆。以其姓郭,因以为子仪之后,崇韬遂以为然。其伐蜀也,过子仪墓,下马号恸而去,闻者颇以为笑。然崇韬尽忠国家,有大略。其已破蜀,因遣使者以唐威德风谕南诏蛮,欲因以绥来之,可谓有志矣!(《晋书。郭崇韬传》)

  注:①斩祛射钩:祛,袂;钩,衣带之钩。意谓旧怨。

  译文

  郭崇韬是代州雁门的人。为人聪慧敏捷,因有才干而在当时有名。庄宗还是晋王的时候,郭崇韬在他手下担任中门使,很得庄宗的亲近和信任。

  庄宗派兵把张文礼围困在镇州,久攻不下。这时,定州的王都勾结契丹来犯。郭崇韬说:“契丹来犯,不是援救张文礼的,而是王都用利引诱的原因,再说,我们刚刚打败了梁军,应该乘着高涨的士气,不能自己后退胆怯。”庄宗认为很对,果然打败了契丹的军队。庄宗当了皇帝,就让郭崇韬担任兵部尚书、枢密使。

  郭崇韬一向廉洁,自从到了洛阳后,就开始接受各方官员的贿赂和赠送,老朋友和手下有人为此都劝诫他,他说:“我位及大将和宰相,俸禄和皇上的赐赠非常多,哪里缺少他们那一点东西,现在的藩镇诸侯,多是梁朝的旧将,都是与皇上有旧怨的人。现在一概拒绝他们,难道他们没有反叛的可能吗?再说,这些钱财藏在我私人的家中,同藏在国库里有什么区别呢?”第二年,皇上在南方有军事活动,郭崇韬把他所接受的钱财都献出来,作为皇上奖赏的钱财。

  同光三年的夏天,雨一直下个不停。庄宗因为宫中炎热、潮湿、不能居住而苦恼,想建造高楼来避暑。于是派遣王允平办理此事。郭崇韬进谏说:“陛下过去心中考虑的是天下社稷,现在想的是个人的享受,艰难、安逸的环境不同,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也不同,这是很自然的事。但还是希望陛下不要忘了创业的艰难。”庄宗不言语。最终还是让王允平建楼,郭崇韬果然又极力阻谏。宦官说:“郭崇韬的住宅跟皇上的差不多,哪里知道陛下的热呢!”于是,各种谗言纷纷传到皇上的耳朵中。

  第二年讨伐蜀地,商议选择大将军。于是让继岌担任西南面行营都统,郭崇韬为招讨使,军政都由他来决断。郭崇韬向来都很厌烦宦官,继岌的监军李从袭等人看见郭崇韬一个人独揽军权,心里很是不满,想用什么办法算计他。庄宗听说攻占了蜀地,就派宦官向延嗣前去慰劳大军,郭崇韬没有到郊外去迎接他。向延嗣非常愤怒,于是,就与李从袭等人共同谋划陷害郭崇韬。向延嗣回到朝廷后,乘机说蜀地的宝物都被郭崇韬据为己有了,并且诬陷郭崇韬有谋反的意图,将会对魏王不利。庄宗非常愤怒,派宦官马彦圭前往蜀地,监视郭崇韬的动向。马彦圭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刘皇后,刘皇后让马彦圭假诏给魏王,让他杀了郭崇韬。

  郭崇韬掌权的时候,从宰相豆卢革、韦悦等人以下都极力巴结他。郭崇韬的父亲的名字中有一个“弘”字,豆卢革等人以其他的借口奏请皇上把弘文馆改为崇文馆。因为他姓郭,于是就说他是唐朝郭子仪的后代,郭崇韬也认为是真的。他讨伐蜀地,路过郭子仪的墓地时,下马大哭后才离开,人们听说后,以此嘲笑郭崇韬。但是郭崇韬为国家竭尽忠诚,有远大的谋略。他占领蜀地以后,于是派使者把唐朝的威望和恩德用委婉的方式告诉南诏的少数民族,想借此安抚他们,使他们归顺,可以说是有远大的志向了!

清史稿文言文原文和翻译

  原文

  赵国祚,汉军镶红旗人。父一鹤,太祖时来归。天聪间,授三等甲喇章京。国祚其次子也。初授牛录额真,屯田义州。从征黑龙江。取前屯卫、中后所。顺治初,从征江南,克扬州、嘉兴、江阴,皆有功。世职自半个前程累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历官自甲喇额真累迁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

  十三年,加平南将军,驻师温州。十五年,授浙江总督。郑成功犯温州,国祚督兵击卻之,得舟九十馀。成功又犯宁波,副都统夏景梅、总兵常进功等督兵击卻之,奏捷,上以成功自引退,疏语铺张,饬毋蹈明末行间陋习,罔上冒功。成功旋大举犯江宁,督兵防御,事定,部议国祚等玩寇,当夺官,诏改罚俸。国祚督浙江四年,颇尽心民事。岁饥,米值昂,发帑平粜,并移檄邻省毋遏粜,民以是德之。十八年,调山东,复调山西。康熙元年,甄别各直省督抚,国祚以功不掩过,解任。

  吴三桂反,十三年,起国祚江西提督,驻九江。三桂兵入江西境,命移驻南昌。耿精忠应三桂,亦遣兵犯江西,陷广信、建昌。国祚与将军希尔根、哈尔哈齐督兵赴援,精忠将易明自建昌以万馀人迎战。师分道纵击,破贼,逐北七十馀里,克抚州。明复以万馀人来攻,国祚与前锋统领沙纳哈、署护军统领瓦岱等奋击破之,斩四千馀级。十四年,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请以国祚随征,报可。十五年,师进攻长沙,三桂兵来犯,国祚击之败走。寻命移驻茶陵。十八年,长沙下,从安亲王攻宝庆。世璠将吴国贵据武冈,国祚与建义将军林兴珠督兵力战,炮殪国贵,克武冈。国祚以创发乞休。二十七年,卒,年八十,赐祭葬,谥敏壮。(清史稿列传四十四《赵国祚传》)

  译文

  赵国祚是汉军镶红旗人。赵国祚的父亲是赵一鹤(本为明军军官),太祖(努尔哈赤)在位时归降大清。天聪年间,赵一鹤被授予三等甲喇章京(官爵名)。赵国祚是他的第二个儿子。起初被授予牛录额真(官名),在义州屯田。跟随清军征讨黑龙江。夺取前屯卫、中后所两座城池。顺治初年,跟随大军征讨江南,攻克扬州、嘉兴、江阴,都有战功。世袭职位自半个前程(清初世袭的最低官职)多次升迁到二等阿达哈哈番(清爵名)。经历的官职自甲喇额真(官名)多次升迁至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官名)。

  顺治十三年,赵国祚被加封为平南将军,率领军队驻守温州。顺治十五年,被授予浙江总督。郑成功侵犯温州,赵国祚率领军队击退他们,缴获船只九十多艘。后来郑成功又来侵犯宁波,副都统夏景梅、总兵常进功等率领军队击退他们,赵国祚向皇帝报捷,皇上认为是郑成功自行退兵,而他的给皇上的奏疏语言夸大其实,告诫他不要重蹈明末军队陋习,欺骗上级,冒领军功。郑成功不久又大举侵犯江宁,赵国祚率领军队防御,事情平定之后,朝廷相关部门认定赵国祚等人消极抗敌,应当削去官职,皇上下诏改为罚俸。赵国祚担任浙江总督四年,在民事上颇为费心。浙江年成不好,大米价格狂涨,赵国祚打开府库,平价卖米,并且发文晓示邻省不要阻遏卖米,百姓因为这件事感激他。顺治十八年,调任山东总督,后又调任山西总督。康熙元年,考核鉴定各直省督抚,赵国祚因为功劳不能抵消过失,被解除职务。

  吴三桂反叛,康熙十三年,起用赵国祚为江西提督,驻守九江。吴三桂的军队进入江西境内,朝廷命令赵国祚移师驻守南昌。耿精忠响应吴三桂,也派遣军队进犯江西,攻克广信、建昌。赵国祚与将军希尔根、哈尔哈齐率领军队去支援,耿精忠手下大将易明从建昌率领一万多人马迎战。大清军队兵分几路猛烈攻击,击败敌兵,追剿败兵七十多里,攻克抚州。易明又率领一万多人来进攻,赵国祚与前锋统领沙纳哈、署护军统领瓦岱等奋勇出击,击败贼军,斩首四千多级。康熙十四年,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请求朝廷让赵国祚随他出征,皇上回复可以。康熙十五年,大军进攻长沙,吴三桂军队来犯,赵国祚攻打吴三桂的军队使其败逃。不久又命令赵国祚移师驻守茶陵。康熙十八年,攻克长沙,又跟从安亲王进攻宝庆。吴世璠(吴三桂之孙)手下大将吴国贵占据武冈,赵国祚与建义将军林兴珠率军奋力作战,开炮轰死吴国贵,攻克武冈。赵国祚因为身上创伤发作,请求退休。康熙二十七年,去世,享年八十岁,赏赐祭葬尊荣,谥号敏壮。

最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