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热播剧《热血尖兵》同名小说,将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

2017-11-16 文章来源 : 新闻
由《士兵突击》原班人马倾力打造的电视剧《热血尖兵》,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由本剧编剧兼导演熊早、唐妮主笔的同名原著小说,将于3月下旬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上市。和同名电视剧相比,原著小说更收集了电视剧未收录情节。 《热血尖兵》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作者:熊早 出版时间:2017年04月 张小武、司马战歌和陆飞,三个性格迥异的年轻人被命运安排迈入了同一个军营。张小武是个网络天才,却是一个一切依赖母亲的“妈宝”男。司马战歌适应力极强,是承担着巨大经济压力的“凤凰”男。陆飞桀骜不驯、玩世不恭,却是对自由极其渴望的富二代。他们从针锋相对变成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再到相互猜忌,他们能否找回昔日的情谊,为了共同的信念“为了捍卫和平”,消除猜忌,相信战友,最终完成了从男孩到军人的蜕变。熊早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深圳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电视剧导演协会会员。主要作品有话剧《泥巴人》(编剧)、话剧《我爱莫扎特》(编剧)、《给婚姻放暑假》(编剧,导演)、《长大成人》(导演)、《大小对对碰》(导演)、《糊涂小天使》(总导演,编剧)、《零号国境线》(编剧)、《热血尖兵》(编剧,导演)。附:【出版序言】写在《热血尖兵》上映之前(代序)行内有句话,“一部剧一个命”,还真是这样,经历曲曲折折的过程方得修成正果。从创作想法来说,《热血尖兵》发轫于《士兵突击》播出之后不久……《士兵突击》完成后,我也想放松一下一直紧张的神经,时机巧合,便接了一部百集情景喜剧的制作,剧名叫《糊涂小天使》,导演是我从深圳请来的熊早。熊早很喜欢军事,常和我聊起军事影视的话题,我当时存了个念头,将来有可能请熊早执导一部军事题材剧。又过了三四年,一位朋友来找我想投资拍一部军旅题材电视剧,我便想起了熊早。作为制片人最大的本事是看人识人,让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熊早很快便投入了剧本创作,还去了广州军区的一些部队单位采风,写了个剧本名为《蓝色攻击》。我就先忙着弄别的剧去了,拍了《孤军英雄》、《相爱十年》、《战旗》等。没想到一个夏天的晚上,熊早突然来找我喝啤酒,原来投资方因某种原因不干了,项目停滞了。熊早郁闷不已,我也没更多好办法,只是劝慰将来还会有机会。这时候我自己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诸种原因,我准备离开工作了近三十年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提前退休。脱离了熟悉的工作环境,我适应了好一阵子。对部队和军事题材是我割舍不掉的情结,朋友们也劝我鼓励我继续拍一些这方面题材的作品。于是再度启动,新丽传媒的董事长曹华毅是我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我劝他投资,并带队去了成都军区选景筹备。做开机前的实际准备。但没想到的是,当时成都军区方面的有关领导一直下不了决心,在演员选择方面,曹华毅也从市场考虑表示了审慎的态度。于是剧组不得不解散。在这个行当里干久了就会懂得耐心和判断力的重要,我便再一次寻找和等待机会。我从业以来,做的时间最长的电视剧是《相爱十年》,根据慕容雪村的《天堂向左,深圳往右》改编,从启动到写剧本到拍摄到播出整整十年。我曾开玩笑说电视台给改的这名不好,不到十年播不了。偶然一次,碰到了星美公司的一位朋友夏凡,讲起他们公司老总对军事题材影视剧很感兴趣,也有资源。于是我把熊早完成的剧本初稿给了他。没过几天,我应邀去见了赵云声老师,她对这个项目给予了肯定,又面会了覃辉、覃宏两位公司老总,算是把投资的事敲定了。军事题材影视剧的拍摄离不开部队影视单位的支持,很早以前,我就去北京西山八大处与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两位老朋友彭澎副团长和马帅(《士兵突击》里饰演李梦)谈过这个剧的合作,彭副团长还送了我两瓶“万岁军”酒做留念。于是,经我双向沟通,星美公司与战友文工团双方领导见面洽谈,并形成了合作协议。我按照以往的创作习惯,在部队首长的安排下,我带着导演、美术、制片的班底去了第三十八集团军和我军最大的演习场——朱日和基地,与久负盛名的“万岁军”和我军磨刀石部队蓝军旅的官兵们进行了深入接触和采风。汲取了大量的现实军营生活的细节充实到剧本中去。演员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进行遴选,并录像试镜。适合角色同时,表演实力为最重要标准,确定了王紫逸、张宁江、宣言三位年轻男主演,形成了江佳奇、马帅、曹卫宇、洪涛、王放、王笛、何音、任正彬、刘牧等实力派演员支撑全剧的理想阵容。与十年前筹备拍摄《士兵突击》时同样,报请部队领导批准,剧组里的所有年轻演员都去了当年王宝强、张国强、段奕宏他们受过训的北京军区特战旅,接受强化军事训练。我去探望的时候还见到了当年的宣传干事,如今已当了科长,分外亲切。终于开机了,剧组上百号人踏上了漫漫征程。从怀柔影视基地到北京最北端的喇叭沟门满族乡到河北昌黎渤海边到河北保定,从炎炎夏日到白雪皑皑,期间经历了种种困难,恰逢军队体制改革,军事协调工作的难度非常大。星美公司因内部人员不停地调整资金又迟迟到不了位。进入疲劳期后,剧组人员之间也出现了矛盾,时不时哪里就冒点烟……但大家的心气一直在,做就做好,尽最大努力,我与大家同甘共苦,时不时请大家聚聚餐。剧组同仁们每天就像做工程那样一砖一瓦地去搬、去施工。制片人汤辰骐的夫人张欣瑶还怀着孕。在艰苦岁月中,大家把拍摄过成了生活。北京的浓浓雾霭中,剧组在北京昌平的摄影棚停了机。吃了散伙饭,互道珍重分手。而我知道,这才是船到河中央,离靠岸还很遥远。《热血尖兵》的剧名是我起的,曾经有过《蓝色攻击》、《特战尖兵》等名称,我仔细掂量后觉得“热血”二字更有内涵,冥冥中还觉得对发行播出有利。在项目投资合作方面,我还引进了拍摄过电影《战狼》的春秋时代公司,公司董事长是我近二十年的老朋友吕建民先生。中央电视台下属的中视广经公司也参与了投资,公司负责人是我在传媒大学进修时的同学桂梅女士,桂总在电视剧发行方面非常有经验。行百里者半九十,待熊早导演完成剪辑初稿后,又请香港著名剪辑师周伟强先生担纲完成了修订稿,最后在他们的基础上,遵从各方提出的意见,我最终带领剪辑师完成了播出版。2016年夏天在成都出差的途中,我看完了剪辑样片,觉得这剧能打动现代年轻人的情感和情怀,引起观众的共鸣。我自问这是我客观的判断,并不是对项目主观情感的投射所致。路漫漫其修远兮。《热血尖兵》即将面世,小说同步出版。我不由得想起11年前瘦瘦的兰小龙送过我一本书,书名叫“士兵”。熊早导演的文笔很是了得,当年他读上海戏剧学院时,十九岁写了个话剧“泥巴人“,至今被排演,成了国内经典话剧剧目。是为序。2017年会是个好年头。本文作者:张谦,著名电视制片人。代表作品:《军歌嘹亮》、《士兵突击》、《幸福像花儿一样》、《孤军英雄》、《热血尖兵》等等。【精彩书摘】 引子 暗夜。 公海上的无名海岛。 海军陆战队的精英们正受命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 陆飞打头阵,第一个攀上悬崖顶。为了身手轻捷便利,他违抗了连长司马战歌的命令,特意没穿防弹衣。 他寻到了一棵结实的树木,准备固定绳索让战友上来。突然,面前出现两条黑影,转头望去,两个黑洞洞的枪管正瞄准着他,持枪的除了一名陌生男子,还有一张无比熟悉的刀疤脸——那是他昔日生死与共的战友张小武。 陆飞没有动,脑子里千百个念头在运转。 张小武掏出消声器,慢条斯理地把消声器拧上枪管,他动作冷静,似乎根本不把陆飞放在眼里。 敌人近在咫尺,陆飞来不及多想,猛然跃起,飞身扑向那两人,准备抱住他们一起跃下悬崖。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向队友发出警报。 就在陆飞跃起的一刹那,张小武镇定地举起手枪,扣动了扳机。隐约的月光下,枪口溅出点点火星,冒出一股清冷的白烟。 陆飞的身体向后倒去,表情是错愕、失望,和锥心的痛楚……在渐渐放大的瞳孔里,张小武开始变得模糊而陌生。 张小武冲着陆飞打光了手枪里的所有子弹,陆飞一阵眩晕,眼前飞速地闪过和张小武往日的快乐记忆,直至一片空白…… 恍惚之间,陆飞仿佛回到了入伍前的那个夏天,在那个炎热的季节他和小武初次相识…… 第1章相识 1 陆飞坚信,是自己的屁股和张小武见的第一次面…… 这个夏天,37度的高温已经成了常态,白花花的阳光炙烤着喧闹的都市,一些高楼的玻璃幕墙可恶地反射着强光,逼得人们纷纷低头、匆匆赶路。 张小武走在人群中,那时他的脸上还没有刀疤,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衣着打扮活脱脱一个标准的乖乖男。他举着一把女式遮阳伞,吃着从麦当劳买来的汉堡包,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道路被聚集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那些人顶着酷热,在额前手搭凉棚驻足仰望,小武也稍稍挪开头顶的阳伞,跟着抬头望去。 一幢摩天大楼的外墙上,一名国产“蜘蛛侠”正在高空攀爬,还不时地炫技做出高难度的动作,引来路人一阵阵惊呼和掌声。“蜘蛛侠”的中文名也挺应景,叫作陆飞。在万众瞩目中,陆飞如明星般向身下路人挥手致意,不料得意忘形,右手一滑,从高空坠落,才惊觉自己没有翅膀,想飞是飞不起来的。 幸亏这小子反应及时,抓住了一个广告横幅,虽然保住性命,却被吊在半空,无法着力。正当他定下心神想装把英雄无畏的时候,身上那条昂贵的攀岩裤关键时候掉链子,在下坠时被什么东西给划破,“刺啦”一声露出了大半个屁股,几十米开外,路人的惊呼声和爆笑声此起彼伏。陆飞羞愤难当,却又无计可施。 胡乱挣扎中,陆飞穿的那条鲜亮的鹅黄色内裤渐渐滑动成曲线鲜明的丁字裤,张小武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汉堡包的麦当劳标志,又看看陆飞的屁股,灵感突发,掏出相机,即刻进行微博创作。快门的“咔嚓”声惊了脚下一条流浪狗,狗吓得跳后一步,发现小武并无恶意,就继续抬头跟着看热闹的人们一起仰望天空。酷热难耐,狗长伸着舌头急喘着气,嘴角还流下一股哈喇子。小武就地取材,也拍了一张狗的镜头。 这时,被陆飞视为救命稻草的横幅裂开一条口子,人群中又是一声惊呼,眼看陆飞危在旦夕。 他绝望地望着天空。 摩天大楼天台上探出一个美女的半个脑袋:“陆先生,您还是有希望的,告诉您个好消息,现在签名还来得及!” 这个比陆飞大几岁的美女叫冷如玉,是陆飞的“铁杆粉丝”。每当陆飞爬上高楼的楼顶,她都会拿着一张纸等着陆飞要签名。陆飞向来对粉丝如春天般的温暖,尤其是颜值高身材好的女粉丝,只有对冷如玉除外。对冷如玉,陆飞的态度不仅谈不上温暖,甚至有点粗暴。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陆飞是直接把冷如玉手中的纸片拍落在地,因为那张纸上有着刺眼的标题:“意外伤亡险保险单”。 冷如玉的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陆先生,机不可失啊!只要签了这份保单,摔死了就可以拿到两百万。你想想,一种是白白摔死,另一种是拿两百万摔死。聪明的你会选择哪种死法?” 陆飞大怒:“我会选择穿条好裤子摔死!” “您放心,只要签了保单,如果您出了意外,本公司会免费赠送您一条夏威夷沙滩裤,您喜欢什么颜色的?” 陆飞咬着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喊:“你——去——死!” 愤怒的声浪似乎拍击到了横幅,横幅“唰”地一下又断了一截,只剩下一点连着,看热闹的人们终于因惊恐住了嘴,鸦雀无声地死盯着可怜的陆飞露着屁股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就在横幅彻底断开的一瞬间,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陆飞,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与掌声。 陆飞抬头一看,他的救命恩人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脸上有几粒并不讨喜的麻子。原来,路过的麻人杰恰巧目睹了陆飞险象环生的一幕,他迅速穿过人群冲上天台,砸开消防栓,把消防水喉系在腰间,纵身跃下天台,抓住了命悬一线的陆飞。 惊魂未定的陆飞刚刚躲过死神就开始耍酷:“这位兄弟,谢谢了!满汉全席还是欧陆美女,随你挑!” “挑你个头!”麻人杰死死抓住陆飞,“小朋友,这么烂的水平还好意思学人攀岩啊?” 陆飞生怕麻人杰发现自己手中的冷汗,故意分散注意力:“你以为自己水平很高吗?!刚才你那个滑降动作起码有三处不标准!” “哼,嘴还挺硬!”麻人杰生生把陆飞整个人提了起来,“抱紧我啊,再摔下去,可没人救你了!” “我呸!谁要你救?我自己能爬!”上升中的陆飞够到了自己的攀爬绳,挣脱麻人杰,一个蹦蹿,爬到了高处,挑衅地看着麻人杰,“兄弟,比一比,看谁先到楼顶。” 麻人杰冷笑一声:“好!” 两人迅速往楼顶爬去,动作十分潇洒,技术不相伯仲,几乎同时跃上楼顶。 陆飞拍拍手,活动一下手指:“打成平手!不过要是我裤子不破,屁股不着凉,就一定能赢你。所以我的技术还是比你高一点点!” 麻人杰摇头:“看来你不仅嘴硬,而且皮厚。” 陆飞满不在乎地继续:“虽然你的攀岩技术比我差那么一点,但也算是好手,兄弟,你在哪个俱乐部学的?” 麻人杰不易觉察地微微一笑:“我可是我们那儿攀岩技术最差的一个。” 陆飞瞪大眼睛:“不会吧?你那个俱乐部叫什么名字?” “俱乐部?”麻人杰看着陆飞浑身上下的名牌,“就你这种公子哥儿整天只想到俱乐部!” “哟,兄弟,你长得挺低调,眼光倒是不错嘛!”陆飞好奇地打量着麻人杰,“你怎么知道本大少爷是公子哥儿?” 麻人杰不屑道:“这点都看不出来,我在海军陆战队这么多年,就算白混了!” “海军陆战队?!酷啊!”陆飞响亮地吹了声口哨,只听见尖利的警笛声由远而近,“警察叔叔可够慢的,等他们来救我,估计我早升天了。” 麻人杰弯腰收拾着消防水喉:“警察叔叔一天到晚就够忙的了,你们这种游手好闲的家伙还跟着添乱!行了,赶紧下去吧,警察肯定还等着给你开罚单呢!” “哈!你真懂行!放心,扰乱公共秩序的罚单我每月都要签好几张呢,门儿清!反正有我爸付钱!” “都是因为爬楼?” “啊!” “你爱好点什么不好,非好这个?又危险又糟蹋钱!就不心疼你爸的钱吗?” “我花我爸的钱,你心疼什么?”陆飞换了个一本正经的表情,“我的职业就是给我爹当儿子,我的工作呢就是帮我老爸花光他的钱。” 麻人杰重重地出气:“哼,真是败家啊。你要是我儿子,我非得……” 陆飞嗤之以鼻:“得得得,你这么穷不配当我老爹的!” “你你……”麻人杰气结。 陆飞不以为意:“哎,兄弟,我给你钱,你教我攀岩吧。” 麻人杰把消防水喉重新卷得整整齐齐:“想学攀岩啊,那就去征兵站找我,只要你通过考核,成为陆战队战士,不仅可以免费学攀岩,而且还不会被罚款!” 陆飞一脸不屑:“当兵我可不想,那和坐牢没什么两样!” 麻人杰笑笑:“别高估自己,你啊还不见得能通过我们海军陆战队的新兵考核呢!就算通过了,我们那儿淘汰率极高,像你这样的公子哥,估计三天就得滚蛋!” 陆飞一挑眉:“我才不要当兵呢,要我当我都不当!”他继续缠着麻人杰,“你说吧,多少钱肯教我?您开个价,我绝不还价!” “多少钱都不行!”麻人杰语气坚决,抱着消防水喉大步流星地走了。 “不教就不教,有什么了不起……”陆飞也动手收拾起自己的攀爬绳,他不知道,那个看起来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人,将对他的一生产生重要影响。 刚要走,陆飞忽然觉得脖子后面阴风阵阵,原来,冷如玉不知何时飘到了他的身后:“陆先生!” 陆飞吓了一跳,赶紧用手遮住了自己裸露的屁股:“你干吗站我后面?” “放心,我没往您那儿看。”冷如玉笑着指指屁股,“我只是在等您忙完了,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又是聊保险?”陆飞不耐烦。 冷如玉有着推销员特有的强大心理素质:“不聊你,聊聊你爸。你成天玩儿命,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你爸呀,万一他失去儿子,能拿个两百万补偿,也能安慰一下他老人家受伤的心。” “两百万?”陆飞夸张地叫,“我爸一天就能挣这个数好吗?他才不稀罕呢!再说我死了,我爸会不会伤心我不知道,但他的情人们一定开心,因为少了个分遗产的。所以,为了不让他那些情人们开心,我决定好好地活下去,做一只摔不死的不死鸟!” 冷如玉眼睛一亮:“那,让你爸买?您没有经济收入,万一伯父有个意外,你也有个两百万应急呀!” “得得得,我真服了你了!”陆飞抱拳求饶。一阵微风袭来,陆飞的屁股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买不买保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急着去买一条能遮住屁股的裤子。我走了!” 冷如玉急忙拦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粗心了,居然忘记了客户的需求。您不能光着屁股去买裤子,这样,我网上给您定一条,一小时内就会送到。”说着掏出手机,“这就定,这就定。您什么时候买我的保险?” “等我穿上裤子再说。” “好!” 冷如玉打开手机,准备网购。忽然,她的表情十分古怪,使劲地憋啊憋啊,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陆飞觉得奇怪,也凑上来看,只见手机微博上,一个叫“铁汉”的网民把陆飞刚才露屁股的照片发到了网上,起名叫“高楼惊现麦当劳”,因为陆飞裸露的半个屁股像极了麦当劳的标志,旁边还配发了一张狗的图片,上书“空中烤肉香飘十里,地上狗狗馋涎欲滴”。 陆飞的脸色变得极难看,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是谁干的?!” “一个网名叫‘铁汉’的人。” “你要能帮我找到这个‘铁汉’,我就买你的保险!” 冷如玉惊喜:“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一肖一码资料免费提供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