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逝者如渡渡

2017-11-25 文章来源 : 读书
  渡渡鸟  1681 年,毛里求斯。  清晨7 点,天已经大亮。然而罗德里格斯岛上的森林里却突然变得可怕的寂静,所有的小动物们都屏住了呼吸。渡渡鸟抬起头,不远处,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死死地盯着它。火光一闪,枪响了,世界上最后一只渡渡鸟应声倒下。一只卡尔瓦利亚树果从它的嘴里跌落出来,滚到一边。  法国军士托马斯?哈代把渡渡鸟挂在双筒来复枪上,吹着口哨回到驻地。托马斯先生对当天的晚餐很满意。1505 年,葡萄牙一个名叫马卡云拿的航海家惊喜地踏上了毛里求斯海滩,成群的渡渡鸟迎上前来,过分热情地表达着它们对人类的亲昵。随后而来的人们,很快就发现这种肥硕可爱、温顺笨拙的鸟儿居然美味可口,而且,只要用大棒就能轻易打中。因为这个安详平静的岛屿上,渡渡鸟几乎没有天敌,它的翅膀退化了, 它不会飞, 也跑不快。  在葡萄牙人看来,这是很可笑的。于是给它取名“渡渡”,葡萄牙语的意思就是“笨笨”。  荷兰人、法国人、英国人接踵而至,渡渡鸟被一盘盘端上餐桌。渡渡鸟苦苦支撑到1681 年的这个清晨,一声枪响过后,渡渡鸟倒在巨大的卡尔瓦利亚树下。卡尔瓦利亚树从高空悲伤地注视着这一切。  不知道为什么, 当天晚上,托马斯先生并没有啃掉这只渡渡鸟的头。残存的鸟头,如今被收藏在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刘易斯?卡罗尔先生在博物馆见到了这只风干的鸟头,于是他在《爱丽丝漫游仙境》中写道:“渡渡鸟坐下来,用一个指头撑着前额想了好长时间,就像照片上莎士比亚的那种姿态……”  渡渡鸟死了。目睹悲剧的卡尔瓦利亚树不再有种子发芽。这种可以长到30 米高的巨树,像是要为渡渡鸟殉情。人类对此毫无感知。他们只在意它质地坚硬、纹理细密,他们拼命砍伐。  300 年后,遍布全岛的森林之王,仅仅剩下13 棵。1981 年,美国生态学家坦普尔来到毛里求斯。他终于发现,濒临灭绝的卡尔瓦利亚树与已经灭绝的渡渡鸟之间,有着神秘的关联。  卡尔瓦利亚树的种子外面,包裹着一层坚硬的外壳,它无法自己冲破,必须被渡渡鸟吃下去,再排出体外,种子的外壳被磨薄了,才能发芽、生长。而且,只有渡渡鸟吃它。所以,渡渡鸟死了,它就不能新生。  坦普尔把与渡渡鸟习性相似的火鸡整整饿了一周,强迫它吃下卡尔瓦利亚树坚硬的果实。种子被排出体外,坦普尔教授小心地把它种进苗圃,不久,苗圃里长出绿绿的嫩芽——卡尔瓦利亚树惊奇地发现,人类居然帮助了它,而不再谋害它。渡渡鸟的灭绝,是工业文明大规模灭绝地球物种的开始。人们当时漫不经心,后来却深深地感觉到了它的疼痛。“逝者如渡渡”,如今已成了西方一个流传甚广的谚语。人们用它来比喻失去了的一切,将不再回来。  为了这个纠缠至深的伤痛,一些科学家耗尽心血,要让渡渡鸟复活。库珀博士已经从渡渡鸟残留的标本中提取到了仍带有活性的DNA。而就在不久前,地质学家里耶斯迪耶克和他的同事们,在毛里求斯的一个甘蔗园里找到了更多的渡渡鸟的完整骨架。他说他将取得更为优良的样本。然而,时间无法倒流,三百多年来,已经灭绝了的数百种鸟类,有多少还能重回天空?它们一去不返,绝大部分,连一片羽毛都没留下。自然界环环相扣,一个环节的缺失,会导致怎样的连锁性灾难的发生?对此人类相当无知。了解到渡渡鸟与卡尔瓦利亚树命运相连,只是一个偶然。我们不知道,因为人类的贪婪,自然界中,有多少悲剧已经上演,多少悲剧正在上演。  小鸟(代后记)  经过花鸟市场,唱唱挣脱了我的手,跑到一排鸟笼前面。  “爸爸,我要小鸟。”  “不行,会死的。”  “不会的,我会天天给它吃饭,喂它喝水。”  我拉她走,她脚跟蹬地,向后赖着屁股:“就算我的生日礼物,我只要这一个礼物,其他什么礼物都不要。”事实上,她的6岁生日刚过,所有人都给过她礼物。  “唱唱,你想想,如果有人把你关在笼子里,买回去看着玩,你愿不愿意?”  “我又不是小鸟。我知道,你是不喜欢我了,你昨天就不喜欢我了。”  “唱唱,你要讲道理。鸟是应该在天上飞的,不是关在笼子里的。鸟儿不能飞,多可怜,哪里也去不了,也没有朋友。”  “我们可以买两只小鸟,它们就可以做朋友了。”  我拉她的手臂,她大哭起来,左手牢牢地抓着挡在鸟笼前面的木栏杆,身子绷得直直的。  “你要替小鸟想想,不要不讲道理,太自私。”我朝她喊。  “有的小鸟在天上飞,有的小鸟就是关在笼子里的。为什么别的爸爸给小朋友买,你不给我买?”  我们僵持着。她满脸是泪,抽抽泣泣。对女儿的疼爱,使我放弃了对小鸟的怜悯以及原本以为很是坚定的生态理念。  我买了一只鸟笼,以及两只小小的虎皮鸟。整个晚上,唱唱就蹲在鸟笼前面,一步不离,看着它们在横杆上蹦来跳去,喂它们鸟食、水和菜叶。  “奶奶,小鸟会生蛋吗?”  “会。”  “等它下蛋了,你帮我给它做个窝,让它孵小鸟好不好?”  “好。”奶奶笑眯眯地一直陪她坐着。  “鸟被关着,是不会孵小鸟的。”我冷冷地插嘴。  唱唱低着头,轻声招呼着小鸟从横杆上下来喝水,看也不看我。  第二天,唱唱比往常起得要早,起床之后,又搬了把椅子,坐在鸟笼的前面。她突然大声地喊我,声音很是惊惶。我走过去。一只鸟站在横杆上东张西望。另一只已经跌落在笼子底盘上,挣扎着,动静越来越微弱,终于不动。我把它拿出来,对唱唱说,它死了。  晚上回来,鸟笼已不在。唱唱一个人在看电视。  “鸟呢?”我问她。  “我让奶奶给放了。”她指指远处灰暗的天空。  早晨我走了之后,唱唱让奶奶陪她,把鸟送给楼下喜欢小狗的阿姨,可是阿姨不要。她又拎着,送给四楼的爷爷。四楼爷爷养了好几个笼子的鸟。四楼爷爷又嫌她的鸟太普通。傍晚的时候,她把小鸟放了,就一直坐在电视机前面。屏幕上,一个怪怪的日本卡通人,正跟一个难看的怪兽野蛮地扭打着。看着她,我突然很想给她,以及像她一样的孩子,写一点故事,让她们了解生命,了解自然,了解人类自己。  这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渡渡鸟》。它成了这本书的开始。    序  1、逝者如渡渡 As dead as a dodo  阿拉斯加鸬鹚 Alaska Cormorant  新西兰椋鸟 New Zealand Starling  旅鸽 Passenger Pigeon  渡渡鸟 Dodo  隆鸟 Elephant Bird  瓜达卢佩大鹰 Guadalupe Eagle  亚洲猎豹 Indian Cheetah  袋狼 Thylacine  中国犀牛 Chinese Rhino  纽芬兰白狼 Newfoundland White Wolf  指猴 Aye-aye  巴基斯坦沙猫 Pakistan Sand Cat  日本狼 Japanese Wolf  奥勒什蒂鱼 Orestias  象龟 Turtle  异龙鲤 Allosaurus Carp  蜗牛飞鱼 Snail Darter  美洲海豹 Americas Seals  2、最后的蝴蝶 Last Butterfly  蝶 Butterfly  马 Horse  象 Elephant  虎 Tiger  麋 Elk  小鸟(代后记)  
上一篇:舌尖上的浙江
下一篇:应许之日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