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学术图书在长期发展中究竟会变成什么? 斯普林格自然集团首席图书战略官:书的未来与未来之

2017-11-16 文章来源 : 设计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是经历了重要的并购之后产生的一家巨头。在两年之前,由自然出版集团、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以及麦克米伦教育三大巨头合并而成。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学术出版公司之一,它刚刚度过170年的周年庆典,在下一个170年到来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施普林格·自然集团首席图书战略官Niels Peter Thomas(汤恩平)在8月22日的“全球知识服务峰会”演讲中谈到,我可能没有办法去描述未来的情况,因为在未来我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我相信,书不会消失,出版商不会消失。但书在发生变化,对于学术出版来说,搜索变得更加重要。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首席图书战略官Niels Peter Thomas(汤恩平)在人们谈到书籍的时候,过去的书和现在的书是什么样的?我们如何定义书?我们的业务主要关注在学术书籍上,因此,在这里,我讨论的主要是学术类的书籍。在北京的孔庙,里面有一些石刻的书籍,每次来到中国,我都会去孔庙看一下,想象在古代,中国先贤们是怎么通过这种雕刻的方式来对文字进行记述的。中国书籍的历史可以说是人类当中最长的,公元200年时,便出现了绢帛上的书籍;公元1040年,出现了活字印刷术;直到1439年,欧洲人也在印刷术上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古腾堡发明了印刷机,开启了书籍的现代历史。之后500年的时间,关于书的记述在不断变化,但是并不明显。直到最近20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创意和技术进入到书籍的市场当中。如果要给未来做一个推断的话,可能很难做出准确的预测。因为技术和创新的脚步如此之快,让我们应接不暇。斯普林格成立于1842年,在书籍出版行业,我们有150多年的历史。《自然》杂志创办于1869年。尽管如此,要去预测未来的10年、20年,是一件极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2006年,斯普林格做了很多的电子书;2008年,我们有全文的XML文档,现在我们已经在线上平台上支持了大量的图书,以数字版的方式被人们所阅读。今年,我们将电子书和纸质书进行了一次整合,通过手机上的应用,大家可以通过AR增强现实的方式来阅读电子书和纸质书当中的内容。未来,我们希望能够把所有这些书籍通过多种不同的格式提供给读者。学术图书在长期的发展当中究竟会变成什么?对此,人们有很多的争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观点也在不断地改变。整个行业如何发生转变,如何能够从以作者为导向转化为以读者为导向,以及书籍的消费模式,从这些不同的方面给我们提出预测未来的很多难点。同时我们也看到市场在下滑的情况,但不是所有的市场都在下滑。有些出版社在未来商业模式中很难持续下去,他们也在大力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从全球范围的平均水平来看,版权方面出现了一定的下滑。如果您跟很多研究者打交道,会了解到在欧洲和北美谈到版权内容的时候,人们都希望能够跨越传统的版权限制。出版商也需要提出新的模式来保护版权,或者说更好地对知识进行传播,传播给那些真正需要知识的人。我们都知道,医生如果能够获取正确的信息,就可以有效地帮助到病人。很多科研机构的医生非常愿意能够给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但是由于经济原因,他们没有办法获得足够的学术专著和信息等,这就成了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同时,在未来我们也不再需要传统意义上的印刷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印刷自己的作品,出版自己的作品。比如说像一些自媒体,拥有大量的读者群体。如果用户觉得自媒体的这种出版可以很好地满足他们阅读需求的话,在未来我们也需要朝着这些方面去思考。同时,也有论点支撑书籍拥有一个更积极的未来。因为书籍的历史在中国可能已经有超过1000年的历史,在欧洲有超过500年的历史。所以,这证明了它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对于人类来说,今天阅读量要比以往都更多。在公共生活中,我们都需要进行大量的阅读,才能够形成自己的观点。所以我认为,阅读不是一个问题,而书籍可能会成为一个变量。在很多新兴市场,对书籍的需求越来越高。同时我们也看到有大量的创新在不断地映入人们的眼帘。如何能够长期做出一个稳定的判断?这固然很难。我们仍然可以根据现有的趋势,尤其是在书籍市场当中,从全世界范围的一些趋势上看出来,未来可能不会那么可怕。书籍为什么存在?因为我们钟爱书籍,它的存在是有目的性的,能够满足特定的目标。在学术界,人们想要解决问题,想要存储自己的知识,想要为子孙后代思考,找到更好的路径。所以人们在进行研究的时候,需要进行大量的阅读才能够获取知识。有时候,人们看着一本印刷版图书就会有一种感情上的愉悦,所以人们读书总是有不同的需求。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技术和产品,来满足人们不同的需求,提供不同的功能。有手写的书,有印刷的书,有电子书,还有一些网站,或者一些社交媒体。所以说,我们现在有不同的技术,提供不同的获取信息的渠道,具备不同的功能,服务于不同的群体。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来连接这些需求和供应,找到最好的一种技术,满足需求。现在社会和经济都在发生变化,技术影响了需求,需求也影响了技术,它们是相互影响的,不断在变化的。当我们改变了技术,我们的需求就会发生变化,彼此都会不断地演进。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担心谁会导致谁的消亡,它们只是相互影响,相互迭代着,变化着。在未来中长期,书将如何演进?我认为研究人员会想要灵活的媒体类型,他们不太会要求一种固定的媒介,他们希望能够在不同的书籍里面进行自由的切换和转换;我认为未来不是所有人都在网上看书,有的人还是喜欢纸质的版本。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在纸质和电子版本之间有一个非常灵活的切换,能够无缝地衔接。研究人员可能会需要交流彼此的观点,书是沟通信息知识的一种渠道,但它是单向的,我们必须要保证未来是双向的、互动的。研究人员在不同的场景下需要不同的内容,所以我们的业务模式还要不断地多元化。未来会有更多的模式衍生出来,去应对用户需求的多元性。有的人可能只想读一章,有的人可能想读更多。我们有没有办法来满足他的需求。现在,我们有15种商业模式,有15种方式为研究人员提供一本书。可以买书、租书,买电子书,买纸质书,也可以买不同设备上能够显示出来的书。我们的研究人员必须要能够了解到书的效率,尤其是作者,要了解到这本书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们要收集到足够的数据来展示书的影响。比如在www.bookmetrix.com上,我们就能够查到有多少人下载了作者的书,以及在社交网站上关于这本书的评价,以及与之相关的内容,从而能够评估作者的影响,让作者了解到作品的意义。研究人员的资金来源会变得更为灵活。在未来,大多数的书可能会采取开放存取的方式。更为长期的一个愿景就是,我认为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能够改变我们书读和写的方式。我觉得第一步可能是机器能够读书,最后机器能够写书。我非常坚信,在未来会有很多的书由机器撰写。因为现在我们写了太多的内容,要人来读完,其实是不可能的;我们有太多的内容要撰写,全靠人力来写也是有限的,所以机器、人工智能会在未来扮演重要的角色。这三个变化造成的结果则是:一,书的定义会变得模糊,书的形态也会变得更为模糊。现在展示一本书,或展示一些内容,结果会很清楚,这是一本书,那不是一本书。但是在未来,书不会那么的有独特,有一些书会非常的类似,有些书和书之间的边界也会变得更为模糊。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就能写一本书,发布一本书;二,未来我们会有更多检索书的工具,这种知识的检索,对研究者来说很重要,尤其是在科技领域。因为科学家必须要很快地查找到需要的文章或书,来服务于他的研究与理论分析;三,书是不会过时的。我认为书不会消失,会继续存在。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