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打破编辑规范,只为求实存真 馆藏严选 |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馆藏推荐《 竺可桢全集》

2017-11-16 文章来源 : 设计
科学界公认的“一代宗师”竺可桢,一生著述繁多,其作品有极强的学术和史料价值。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馆藏荐书——《竺可桢全集》,收录了竺可桢所有的文字资料,《全集》共24卷,近2000万字,出版历时13年,真实再现了竺可桢的人生道路和社会文化变迁的历史进程。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科普图书编辑室主任殷晓岚告诉百道网,“求全”与“存真”是这套书的编纂原则,“为了如实保存文本、忠于历史面貌,我们宁肯冲破现行的编辑规范。” 《竺可桢全集(精装全24卷)》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作者:竺可桢 著 出版时间:2013年12月 结缘科学界“一代宗师”竺可桢《竺可桢全集》在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出版,是偶然因素促成的必然结果。竺可桢是公认的中国现代气象学、地理学“一代宗师”,又是伟大的教育家,毕生致力于中国科学史的研究,著作等身。出版界不乏关注竺可桢的有心人,对其作品的搜集、整理也一直在进行中,但能全面完整展现竺可桢著述及文字资料的作品,却迟迟没有出现。1979年由中国科学院编辑、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竺可桢文集》面世,选收论文79篇,约70万字。受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许多文章未能入选。随后,科学普及出版社的《竺可桢科普创作选集》(1981),百花文艺出版社的《看风云舒卷》(1998)和浙江文艺出版社的《竺可桢文录》(1999)相继出版,这些根据不同需求编选的书,文字量并不大。日记方面,1980年代由人民出版社和科学出版社先后出版了总共五卷本的《竺可桢日记》,约300万字,只占原本字数的四分之一。2000年3月,时值竺可桢诞辰110周年,叶笃正、黄秉维、施雅风、陈述彭等十多位院士提议增补《竺可桢文集》,得到了中国科学院的支持。经过一年的资料收集,大家一致认为,如要全面反映竺可桢的学术成就和人文精神,出版竺可桢全集极为必要。2000年11月,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时任版权部主任卞毓麟参加“2000年中国国际科普论坛”时,从中国科学院樊洪业先生处了解到编纂《竺可桢全集》(以下简称《全集》)的设想,遂与时任副总编潘涛商量,向时任社长翁经义提出出版该书的选题建议,在他们的倡议和直接努力下,《全集》被确定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重大选题。至此,《全集》的出版终于尘埃落定。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随即成立了《全集》编辑委员会,并召开了出版启动会,编委会主任由时任中科院院长的路甬祥担任,时任社长翁经义在启动会上汇报了编辑出版《全集》的思路、方案,以及一定要把它出齐、出好的决心。24卷,2000万字,历时13年,完成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科学出版工程据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科普图书编辑室主任殷晓岚介绍,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自2001年成立《竺可桢全集》编辑委员会,2004年开始出版分卷,2013年,24卷《竺可桢全集》全部面世,历时13年。《全集》收录了迄今可见的竺可桢文稿约2000万字,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各类文稿和信函等,二是日记。其中,第1-4卷收录作者已刊和未刊的中文著述,包括学术论文、大学讲义、科普文章、演讲词、工作报告、思想自传、信函、题词、序跋、诗作等;第5卷为外文著述;第6-21卷为1936-1974年的日记;第22-24卷为补编,是编者在2004年之后陆续搜集得来的新增文献,作为前五卷文集的“补遗”。各卷均附珍贵历史照片。如此浩大的出版工程,在国内的科学家著作出版中绝无仅有。《全集》连续进入“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被誉为我国20世纪科学文化学术宝库和历史宝藏的鸿篇巨制。获得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图书奖、第十四届上海图书奖特等奖、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除了史无前例的规模和《全集》本身的学术和史料价值,编辑团队对《全集》的精雕细琢也是这套书好评不断的关键因素。打破现行编辑规范,只为求实存真竺可桢的一生,笔耕不辍,他的著述,时间上自1916-1974年,横跨59年的时间,历经中国现代史各个重要发展阶段,其间,文章写作样式、编辑出版规范、社会流行语言、术语译名等都在演变。这些资料一方面真实地反映了不同时代的文化样态,另一方面,也为《全集》的编辑工作出了不少难题。殷晓岚告诉百道网,“求全”与“求真”是《全集》编纂所遵循的两大宗旨。凡是竺可桢存世的文字资料都尽可能收入;所有资料力求如实呈现,甚至在面临编辑规范与保存本、忠于历史面貌的冲突时,宁肯打破现行的编辑规范来保证如实呈现文本原貌。由于《全集》中竺可桢日记占比较大,这些具有私人史料性质的文字在竺可桢生前从未示人,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各个领域,横跨38年的时间,编辑甄别的难度可想而知。鉴于此,《全集》的编纂会根据每一卷的实际情况来调整编辑细则,例如竺可桢日记中出现的人物,可能涉及字、号、别称、昵称等,必须对每一个有疑问的人名进行核查,并按照不同的原则来处理。文有错的,径改不注。例如:“陈夔”改为“陈逵”(浙大外文系教授)。而彻查资料后无法确定对错的,忌擅自改动,而应原文照录,以存史。“不同时代人们使用的语言文字的变化在日记中都有明显的体现,从科学的符号、公式和概念用语,到日常生活所用的名词、称谓等,都在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变化,对这些,便需要编辑用心甄别,不能轻易按现行的标准作编辑加工。如‘侵晨’,不用改成‘清晨’;‘雅片’,不用改成‘鸦片’;‘乃倩振公所为’,不用改成‘乃请振公所为’。而对确实写错的字词,则一定要改正过来。”  殷晓岚说。正因为难度大,《全集》编辑出版的过程,也成了编辑不断学习、积累的过程。勤查资料,遇到问题不轻易下结论,以此来保证《全集》的全面、真实。十三年的精雕细琢,让这套书得到了学界的一致认可:这套书的出版,将为研究20世纪中国科学史、教育史、文化史和社会史提供永久性的基础资料。《全集》是竺可桢的学术遗产,其中所包含的深刻思想、珍贵资料,也已经催生了一批学术文章和著作。未来,它也将在学术和历史、科学领域发挥不可估量的价值。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