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开放获取能否担起学术专著出版的未来?

2017-11-17 文章来源 : 设计
学术专著出版已经陷入了恶性循环:印数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图书馆购买力越来越弱,读者范围越来越小,学术影响越来越低。开放获取兴起以后最先为期刊出版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随着开放获取模式越来越丰富、成熟,人们开始探索学术专著开放获取的可能性。图片来源:Thinkstock约三年以前,英国艺术与人文研究理事会以及大英图书馆着手探索在开放获取出版和数字化革命的背景下“未来的学术图书”将呈现怎样的面貌。项目组成员包括伦敦国王学院和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他们与学术界、图书馆、出版商、书商合作进行了调查研究。最近该项目公布了调查结果,研究人员发现,很多人欢迎开放获取,但他们也不太明白这种出版方式对图书有什么好处,几乎没人做好进入金色开放获取的准备。研究也表明学术专著在学术界仍受到高度重视,纸质-电子混合、网络增强型出版格式前景可期。一些重要的人文社科出版商的反馈也都支持以上发现。施普林格·自然副总裁 潘万和施普林格·自然人文科学出版副总裁潘万和(Harmen van Paradijs)对公司人文社科专著出版的未来持乐观态度。该集团由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麦克米兰教育、自然出版集团和施普林格科学+商业媒体合并而来,是业内领先的人文社科出版商之一,出版人文社科图书约4000种。潘万和指出,在开放获取出版方面期刊显然领先于图书,部分原因是施普林格·自然和BioMed Central(专注于生命科学和医学领域的开放获取期刊出版——编注)等企业的推广。但他认为现在开放获取图书的潜力巨大。“去年,我们仅出版了100多种可开放获取的图书,在4000种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但是这块市场增长速度惊人,呈现出腾飞的势头。预计未来2-3年,开放获取的人文社科图书数量有望翻番。”施普林格·自然人文社科出版品牌之一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推出了出版服务Palgrave Open,作者及其资助人可以通过这一平台以任意格式出版研究成果并实现开放获取。据称,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是人文社科领域最早提供开放获取服务的出版品牌,旨在为这些学科开发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潘万和说,专著的开放获取出版已获得资金支持,资金来源于欧洲、加拿大和美国的众多国家性资助机构。奥地利的国家研究委员会是通过奥地利科学基金率先为开放获取人文社科专著提供资金的机构之一。此外,欧洲研究委员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欧洲研究区人文科学分支(Humanities in the European Research Area)、加拿大人文社会科学联合会( Federation for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英国国际发发展署(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等多个组织机构已经筹集资金,用于支付与开放获取图书出版相关的费用。潘万和强调,“我们已经看到所有国家科学基金和资助机构对开放获取的广泛接受,尤其是在欧洲。”不仅仅是国家资助机构,非政府组织也在推动开放获取在人文社科领域的应用。许多非政府组织旨在通过自己的运营或长期的地方合作伙伴关系来传播信息,把传统出版和开放获取结合起来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做法。正如潘万和所言:“我想不出来有哪个主要的非政府组织不在人文社科领域推进开放获取。”由于资金增加,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现在可以开放获取出版完整的专著和独立章节。潘万和说,“这取决于资金及资金来源,如果有资金可用,我们有责任确保技术上的可行性。”开放获取在教育、经济发展等人文社科“硬学科”里应用较多。“我们与联合国机构国际劳工组织合作,他们资助了人文地理学领域一系列图书的开放获取出版,显然这种发展势头猛于文学或历史学。”世哲(Sage)出版公司开放获取执行董事戴维·罗斯(David Ross)也发现,人文社科专著开放获取的需求在增加。他举了施普林格·自然、伦敦大学学院出版社以及惠康基金会的例子,并说道:“最近有关开放获取专著的讨论多了起来,我们准备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一个开放获取专著项目,作为Sage Open的一部分。”罗斯认为,对开放获取的兴趣部分来自于资金,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图书馆对人文社科纸质专著的购买量下降。“这些类型的出版物最近没有真正的载体,开放获取专著有助于拯救专著领域。”在世哲盯着人文社科专著市场的时候,他们在人文社科开放获取期刊上已经大有作为。世哲的所有订阅期刊都提供混合选项,其中60%是社科出版物。此外,世哲有约150种金色开放获取期刊,其中16种是人文社科期刊。世哲的纯金色人文社科开放获取期刊中包括大型期刊SAGE Open。该刊于2010年推出,当时人文社科领域才开始接受开放获取的想法。世哲大多数纯金色开放获取期刊是由作者、机构或研究资助者支付的文章处理费用(APC)支撑的。罗斯透露,世哲刚推出SAGE Open时文章处理费用仅99美元,现在已经上升至395美元。“395美元在经济上并不可行,但随着开放获取市场的发展,我们很乐意支持SAGE Open。”SAGE Open已经出版了近2000篇文章,是出版商使用最广泛的期刊之一。罗斯认为,尽管增速已经放缓,但该期刊仍在正轨上发展,单是今年就出版了约400篇文章。罗斯和潘万和一样也看到了开放获取在人文社科不同学科内的应用差异。比如说,SAGE Open由教育相关文章主导,而其他期刊,如《研究与政治》(Research and Politics)《社交媒体与社会》(Social Media and Society)等则向更为实用的学科倾斜。他说,“开放获取将在社科出版中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作为出版商,我们应该尽可能减少障碍,让研究人员能够分享研究成果。”“十年内绝大多数生物医学文献将以开放获取形式出版,”他补充道。“但我不确定人文社科领域的开放获取出版能否发展到这一步,我也不认为开放获取模式会在所有学科领域取代订阅期刊,因为资金状况不同。”2012年,出版人弗朗西斯·品特(Frances Pinter)设立了“知识解锁”(Knowledge Unlatched)项目,旨在通过众筹平台建立一个国际图书馆采购联盟,以支持开放获取出版。和业内许多人一样,品特看到纸质学术著作销量暴跌,价格飙升,大学图书馆无力补充馆藏。因此,她认为开放获取对确保未来的知识获取至关重要,进而开创了为人文社科专著筹集前期出版资金的新方式。五年后,该项目通过OAPEN和HathiTrust平台出版了近500本人文社科图书。任何人无论身处何地都可以免费获取这些书。该项目目前正发布其第四批出版物,包括近450种图书和期刊,2018年起还将以EPUB、XML和PDF格式出版STEM图书。“知识解锁”总经理斯文·丰德(Sven Fund)说:”我们首先关注的是书,这是人文社科最重要的出版格式,但在最新一轮募资计划中我们把人文社科期刊收了进来。”迄今,“知识解锁”的进展速度异常迅猛,丰德相信人文社科开放获取现在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阶段”。他认为图书馆员和出版商现在在开放获取上“非常专业”,图书馆已经把开放获取图书纳入了采购预算中。”丰德说他和同事还没遇到任何作者的抵制,有的作者直接找到他们想通过“知识解锁”出版作品。他相信这种模式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也可以取得成功。“我们得到了人文社科图书馆以及出版商的大力支持,现在是扩展到STEM学科的理想时机,因为出版商也在为人文社科以外领域的图书寻找解决方案。”此外,该项目已经与开放获取语言学图书提供商语言科学出版社(Language Science Press)建立合作,并正在与人文开放图书馆(Open Library of Humanities)、加利福利亚大学出版社的开放获取专著出版项目Luminos等很多其他机构接洽,以开拓更大的出版市场。丰德认为,“知识解锁“在人文社科开放获取出版上的做法非常务实,并对该领域其他人提供了灵感,“我们帮助出版商和图书馆从传统出版世界进入开放获取的世界。”他对人文社科开放获取出版的未来寄予厚望。“我的梦想是,类似扎克伯格·陈基金会或比尔盖茨基金会这样的机构对我们说:‘听着,我们想资助出版一万本书’,这将是真正的突破,会进一步推动出版商进入开放获取领域,并昭显该领域的未来。” 新模式“知识解锁”(KU)是如何运作的?首先出版商提供书单。KU有一个负责采购的图书馆员组成的团队,他们对提交上来的书稿进行评估,确定哪些书重要、有兴趣或符合质量标准。然后再根据主题对这些书进行分类,进而请图书馆来选择书单,并提供相应比例的资金支持。如果募集到足够的资金,这些书就会被“解锁”并开放出版,能通过OAPEN和HathiTrust进行下载。全球已有450多家图书馆加入该项目,有70家出版商提交了书目。在最新一轮募资中,“知识解锁”引入了差异化定价,小型图书馆能比大型图书馆支付更少的费用。该项目最近还与BiblioLabs合作优化移动端和网页端获取。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