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OA将朝向多元化发展,但它已不再被奉为终极目标(下)

2017-11-17 文章来源 : 设计
谈到OA的未来,行业人士的共识是多元化发展。OA走到现在既实现了超越人们预期的发展,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与其未来走向相比,也许我们更该关心的是如何让OA更好地服务于学术社群,更好地实现知识传播与共享的目标。接着《OA将朝向多元化发展,但它已不再被奉为终极目标(上)》,本文中更多行业人士揭开了OA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查理·雷普(Charlie Rapple)——Kudos创始人OA走向何方?答案1:未来之路会分岔。我们得承认没有一个能通用于绿色、金色、铂金等开放获取模式的普适解决方案。有些学科、领域和机构付得起论文处理费,他们察觉到了让学术作品尽快开放获取的好处。但在其他学科、领域、机构的资金状况和模式下,OA反倒可能成为获取作品的阻碍。我们应该适时回到让所有事物可免费获取的宏大愿景上,但大象不能一口吃完,要使OA成为现实也要一步一步来。OA已经行进在路上,“下一步”就是继续沿着既有轨迹,让OA变得切实可行,在经济上可以承受。我们不指望OA成为一个毫无缺陷的万能解决方案,而是要去验证和评估整体而言OA是增强还是减弱了研究的影响和有用性。答案2:所有学术信息都可以通过SciHub和ResearchGate开放获取,OA是增值服务而非内容已经成为商业模式讨论中前沿的争议话题。西恩·哈里斯(Sian Harris)——INASP(国际科技出版物提供网络)出版项目经理自从布达佩斯开放获取计划(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2002年公布以来,OA既有长足的发展——标准计划、标准版权条款、数据库、国家支持、获得出版商的广泛接受,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同时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对于开放获取持不同看法的人们似乎越聚越多。而且正如OA的坚定支持者莱斯利·陈(Leslie Chan)所指出的,开放获取的一些承诺还没有兑现。开放获取的一大目标是提升发展中国家研究者学术成果的可获取性。INASP发起了AuthorAID项目帮助发展中国家研究人员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还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为第三世界图书馆员提供资助以提升OA的认知度,从这些项目中可以看到,南方世界(Global South,包括非洲国家、拉丁美洲及亚洲大部分地区)OA的支持者甚众。但是获取只是硬币的一面。研究人员既需要获取信息,也需要出版的机会。我们自己的调查研究(尚未发表)显示,人们对于开放获取,对于不同的出版方式缺乏了解。我们已经多次和研究人员进行讨论——通过辅导、培训活动等形式,帮助他们提升对OA和其他事物的认识。其他挑战还包括支付论文处理费、对减免论文处理费的期刊以及可疑期刊缺乏认识。未来,我们希望OA能更好地让研究人员获取他人的研究,同时向外部传递自己的研究,以更充分地实现全球研究的公正传播。卡林·伍尔夫(Karin Wulf)——欧莫亨德罗美国早期历史及文化研究所( Omohundro Institute of Early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主任开放获取的发展既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又远远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对于开放获取的初衷也有很多误解。如果为应对成本壁垒(由于商业期刊订阅费高昂,获取学术研究信息的成本居高不下)而把开放获取作为一种让更多科研作品可被更多人获取的手段,那么结果显然喜忧参半。出版商快速转向OA模式是可预见的,出现其他应对传播壁垒的方式(比如SciHub)也是可以预测到的。比OA可能或应该走向何方更有意思的问题是如何让OA更好。就其核心而言,OA是一种价值主张。应该让更多人获取更多的学术研究,对此可以有多种价值阐释,大多数都事关科学。资助者要求里可能提及公民权益,大学对研究人员的要求可能与他们对研究产品的既定兴趣有关。但让更多人获取更多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不同的价值主张之间可能产生冲突。让人最忧心的是学术生产的价值。有关OA的争论有点像美国的医改,许下诸多承诺,如以更低的价格为更多人提供更好的产品,但却没有确定的资金来源。回到学术生产上,其实OA有很多重要的贡献可以做,在经费合作和学术生产合作方面已经有一些积极的尝试了。每个学科及领域的学术都不同,目标受众(通才、专家及相关公众)也有所差异。有些研究是综合的,有些则专注于某个新观点。我们并不要求所有的研究以同样的方式阐述或开展,为什么所有的OA就该一样呢?OA应该有更多的变体。艾莉森·穆迪特(Alison Mudditt)——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首席执行官现在已经到了OA的拐点。一方面,金色开放获取繁荣发展,让相当一部分学术作品可以开放访问,为很多出版商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这里存在的问题是:·APC(论文处理费)模式表明OA是一项经济上可行的业务,这一业务的落地可以让商业出版商从根本上改变学术社区的权力结构。·反过来,APC不断增长的市场和资金促成了掠夺性期刊的兴起,从而“驱逐”了更多的OA企业。·建立一个更公平的体系的目标已经通过开放获取部分实现了,但是参与(特别是南方世界)的问题却没有解决,甚至是恶化了。这意味着OA已经失败或者说不可能取得成功吗?绝非如此,但OA确实需要适应新的现实。我把APC以及基于老式印刷模式的概念——包括期刊本身——都视为过渡时期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出于对研究完整性和再现性的考虑,开放获取将扩展成开放科学,一系列开放的、可重复使用的科研成果(数据、代码、实验报告等)将被囊括其中。预印本的急剧增长让新模式成为可能,新模式将抛弃传统期刊,超越现有的金色模式。更进一步看,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世界,在其中,预印(以及科研产出的开放获取)成为学术交流的方式。OA要与引领这场开放协作运动的科学家并肩,实现跨学科、跨地域、跨商业模式的扩展。最重要的是,OA社群需要更清楚地说如何能更好地服务科学,以争取更多的人心。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