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向数字出版的进击中,我们为什么往往是局外人,英美出版商却总是局内人?

2017-11-16 文章来源 : 供求
数字出版形态中,中国的传统出版社是后进者,甚至是局外人。我们的传统出版商既没有在电子书市场起飞,也还没有音频内容产品市场上做出太大的响动。为什么英美的传统出版商既抓住了电子书的机会,又抓住了智能新时代赋予音频出版的新机会?而我们的传统出版社却没有抓到网络文学、电子书的机会,又可能在新一轮的以语音平台为先导的知识服务大潮中仍作壁上观?由民进上海市委、民进中央出版和传媒委员会主办的“上海出版论坛”(原名为“上海民进出版论坛”)今年是第四届。应中福会社长余岚女士之邀,18日下午(也就是今天下午)在论坛上围绕着“新媒体时代出版业的机遇与挑战”,我受命将做一段发言。正好,22日下午“2017全球知识服务峰会”在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举行,重磅嘉宾云集,我忝列盛会,执侍话筒,服务讲者。在梳理思路的过程中,发现近十年来在数字出版的进击中,英美出版商总处于局内,而我们总在局外,引发了一些思考,在闲谈中和三国说起,他觉得也不失为一种独立视角,鼓励成文,与同行分享。因此,在上海书展参加活动之余,仓促作文,也聊作为峰会和论坛的预热话题,抛砖引玉,求教于方家。近十年来,至少有两类产品,是我们谈数字出版少不了的。一类是2011-2013年为其最盛期的电子书;一类是2015年以来走高的音频产品。以电子书为例。虽然英美的自出版很发达,但即便以Author Earnings(这是自出版作者休豪伊推出的报告,因此从它的视角来测度英美传统出版商在电子书的出版能力,数据只会对传统出版更不利而不是更有利)今年三月推出的电子书报告来测度,美国传统出版商的电子书销售册数占比为44%(这其中不包括亚马逊的品牌出版),在自出版产品如麻的情况下,美国传统出版商的电子书销售册数,如果对比国内出版社的电子书与网络文学的销量比,就知道英美传统出版商在电子书上,并没有让位于亚马逊或其他的自出版平台。有意思的是,英美传统出版商虽然站在了数字出版的中心,但我鲜少发现有文章赞扬他们在电子书或语音书上有什么模式创新。相比之下,中国并没有错过数字出版的两次进击,我们也有网络文学,我们也有语音知识服务产品。网络文学平台构建的IP运营模式已经缔造出了具有世界性的辉煌。现在,“得到”等正在形成的数字音频订阅模式,也正在以其独特的轻模式,启动数字平台知识服务的付费模式,并且体现出强大的“印钞机能力”,我们相信也将会引起全球性的关注。只不过,中国数字出版上取得的辉煌,就目前来看,与中国的传统出版业关系不是特别大。尽管我们在电子书市场上,有上海译文这样的出版社,能够提供上千种电子书给读者;也有像社科文献出版社这样的学术出版机构,打造出皮书数据库等专业化更高的知识服务产品。但总体来说,数字出版形态中,中国的传统出版社是后进者,甚至是局外人。我们的传统出版商既没有在电子书市场起飞,也还没有音频内容产品市场上做出太大的响动。为什么英美的传统出版商既抓住了电子书的机会,又抓住了智能新时代赋予音频出版的新机会?而我们的传统出版社却没有抓到网络文学、电子书的机会,又在新一轮的以语音平台为先导的知识服务大潮中仍作壁上观?我想,可能从一开始在观念上,我们就做了不同的选择。他们把事情看小了,我们把事情放大了。因为把事情看得小,他们就顺着产品逻辑顺其自然地走上了数字出版的车道。所谓的产品逻辑,在英美出版商的眼中,就是容纳内容的不同载体,他们习惯开发不同的版本来满足不同的读者需求。他们在版本的框架里做电子书,做音频书,自然不太可能引发外界用创新这样的字眼为他们贴金。“版本”二字,让他们想到的不是转入到一种与传统纸书不同的事情上,而更多的是在读者需求来临时,如何想办法满足市场需求;或创造市场需求,再满足市场需求。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思虑最多的,首先是权利上的事情,其次才是技术上的事。权利上的事情,比方说,电子书时代来临了,出版社如何有权利出版电子书,这是处理和作者之间的关系;其次是如何有权定价电子书,这是处理和渠道商之间的关系。他们打的是一套基于权利的版本组合拳,有的版本因缘际会,高速成长,如现在的语音书,以2017年APA(美国音频书出版商协会)最新的调查数据来看,今年第一季度,销售收入增长较去年同期高达28.8%。有的版本事过景迁,市场下滑,如电子书。有的版本会被躺着中枪,如平装书常常会被看作是替代品,或被电子书替代,或被语音书替代。有的版本高枕无忧,如精装本。但以上种种版本的命运,变化无常,并非一好百好,或一落永不翻身。出版商只是像券商一样搞好投资组合那样,做好版本组合,在市场有需求的时候,总有适宜的版本交付给读者,来继续内容的开发、生产和放送的大业。中国的情形可能正好相反。我们在技术上想得太多,在权利上想得太少。我们一谈数字出版,首先想的是平台搭建、是技术管控。在技术上想得太多,我们担心的事情就越多,不可控的顾虑就越多,畏难的情绪就更重。因此,英美出版商在电子书上都经历了上坡下坡的一道过场,我们大多数的出版社还没好好走起来动起来过。但在权利上想得太少,首先是我们很多出版社想到要生产数字产品时,却发现根本无法获得作者的授权;其次是我们对头部产品的限价权常常放任,对很多中部和腰部产品的数字内容打包作价,成为平台商垫基脚的产品,卖价比菜价还不如。在技术上想得太多,于是数字出版成一个外化的部门,或独立的部分,编辑觉得和自己的常规业务无关,数字出版部门也觉得编辑那里水泼不进,油淋不进,彼此之间虽融合多年,还需继续努力。但我们认为,真正的融合,很可能将会因为这一轮由声音启动的知识服务模式引发。知识服务将洞开彼此的隔离板。 “2017知识服务峰会”公告推出仅仅三天,得到了出版业同行的广泛关注。我们在电子书的上一场没赶上,在知识服务这一场尽管不是先手,但如果迎头而上,传统出版业在融合出版上的道路将会越走越顺,传统出版人的未来之路会越走越宽敞,这也是很多人为了这场峰会,专程赶来北京的重要原因。总局这几年一直关注知识服务的发展和走向,并在今年在业内把知识服务的工作作为重点,真抓实干。百道网作为传统出版业中长期关注知识服务的一支民间力量,也在积极地探索和实践。在BIBF这么盛大的全球同行集聚的时间段上,盛会云集,多一个会少一个会说起来都是无足轻重,而我们之所以还要借此契机开这个会,而这个会之所以得到大家的重视,这充分表明,知识服务已在风口之上,用户需求摆在那里,赢利模式摆在那里,全球经验摆在那里,峰会希望带给同行一些除了诉诸于观念,还付诸于实践的“知识服务的知识服务”,我们邀请的八位重磅演讲嘉宾将会“掰开来,揉碎了,讲给你听。”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一肖一码资料免费提供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