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文学当努力透视生活本质

2017-11-18 文章来源 : 文学
  马季 作家、评论家,现任中国作协中国作家网副主编,《中国文情报告》编委。著有长篇小说《逃亡者》,短篇小说集《月光奏鸣曲》,理论专著《读屏时代的写作》、《网络文学透视与备忘》等。  □马季  如何处理小说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当今作家普遍感到困惑的问题。刘震云在这方面似乎如鱼得水,他的个人化努力更像一种自然生成的习惯。我倾向于认为,刘震云把虚构当成生活本身去看待,在他那里,小说也是现实的一种,可“对照”而不可“触接”,前提是你去阅读,参与他的虚构。《我不是潘金莲》是刘震云的长篇小说新作,这个书名有点“搞”。在中国,成年人恐怕没有不知道潘金莲大名的,刘震云随这个“俗”,大概是希望让自己的小说回到大众之中。故事有点荒唐,一个顶着“潘金莲”冤名的妇女,想要证明自己的离婚是假的,自己不是潘金莲而走上告状路。但结果出人意料,她的行动把一系列官员拉下了马,自己的事情没办成,却办成了自己没想做的事情。以特有的戏谑形式产生戏剧性,进而透视生活本质,已经成为刘震云小说的重要标志。  以《盗墓笔记》走红网络的青年作家南派三叔,目前全力进军纸质出版。在他眼里,或许本就没有网络与纸质之分,但新书《藏海花》由流潋紫作为推荐人,还是让读者感觉到他们有着自己的拥趸。《藏海花》是《盗墓笔记》的前传,这是网络文学特有的出版形式,可以理解为作家因为读者的需要而做的交代。进军纸质出版只是一个行为,但从小说中我发现,南派三叔的写作出现了转型的迹象,悬念不再是小说唯一的入口,幻想和疑问使作品的容量得到了扩充,不知道网络读者是否买这个账?不管怎么说,我是赞同作家有所变化的,变化需要勇气,也需要一点点运气。  法国作家马克・李维的新作《偷影子的人》,故事本身并不奇特、新颖,故事中的爱情也不完美,但温馨、浪漫,让人惆怅。一个能和影子对话的小男孩,听见人们心中不愿意说出的秘密,因此他成为需要帮助者的心灵伙伴,为每一个偷来的影子找回隐匿的记忆拼图。我总觉得,一个能够写出,并且写好自己童年梦想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人。对于作家而言,“天真”则是非常宝贵的品质,它能唤醒我们亲切而朴素的记忆。  《世界上的另一个你》是另外一种模式的文学,它锐利、坚硬且真实,直逼人的心灵困境。这本书的两位作者朗・霍尔和丹佛・摩尔,早年都有过磨难的人生历程,但后来的人生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一黑一白、一贫一富,一个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另一个处于底端近乎被丢弃的边缘。而就是这样两个不同的人,因为妻子的慈善之举而发生了交集,并且成了真正的朋友,互相改变了对方。感人至深的故事,其实是最简单的故事。正如全书的结尾处所阐释的,人们往往以为与别人有很大的不同,被那个在上之人不同地看待,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流浪者”,终要“一步一步走向家园”。我从中感受到的是,接受人与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巨大”差异,是一个人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最好的途径。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cocobook书业网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