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润物细“有”声

2017-11-19 文章来源 : 文学
  摘  要:绘本是展现快乐生命气息与浓郁温馨情怀的图画和语言的载体。和孩子共读绘本不仅是在传递亲子间的温情,更是在滋润他们充满希望与美好心田。保冬妮的《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系列是中国婴幼儿视觉启蒙绘本的一次大胆尝试,通过“点”“变”“染”“涂”的变化,和带有音韵美感的语言的伴奏中,营造了一个水墨写意的诗化绘本世界。  关键词:《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系列  游戏  语言  图画  作为儿童文学作家、心理学家的保冬妮,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近年来,她将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了绘本的创作与推广上。自2006年,保冬妮创办中国唯一的原创图画刊物《超级宝宝》以来,又先后推出了《小狼好饿》、《元宵节》、《花酿谷》、《小金鱼》、《我爱妈妈》等十多部绘本。其中,在最新力作《海洋馆第一季》系列里,充满梦幻色彩的海洋世界,以一种神秘而温馨的姿态环抱了为之悸动的生命。较之目前国内的原创婴儿绘本质量参差不齐现象,保冬妮首次以心理学家的身份创作的婴儿绘本,引起了业界专家、学者,以及家长的广泛关注。这套《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系列图书由《点点》、《变变》、《染染》和《涂涂》四本组成。其旨在通过亲子共读,使孩子感知无形到有形,黑白到彩色的视觉体验,并认知动物、植物和空间。这本书的一大特色,在于中国水墨画与幼儿绘本的结合,正如推广人所言:“中国的婴幼儿有了属于自己民族审美的第一本认知图画书”。  一、 绘本需要游戏的快乐  这套《水墨宝宝视觉绘本》在推介时,被定义为——是刺激初生宝宝视觉发展和大脑发育的优秀中国婴儿图画书,也是中国新水墨与儿童绘本有机的完美结合。李凌霄也说:“这套丛书逐步发现身边的世界,培养孩子拥有敏锐的感知力与基础的逻辑思维”。培养婴幼儿的感知力与思维,诚然是婴幼儿绘本最吸引人的关键所在。同时,更应重视的绘本带给人们的乐趣,即通过“亲子互动伴读”达到的成人与儿童的愉快沟通。随着绘本的普及,更多的中国家长已经注意到绘本在儿童成长过程中,所带来的审美享受与游戏乐趣。但是,更多的成人会因为自身童年没有接触过绘本,或者不感兴趣,对此知之甚少,而忽视了通过这薄薄一本童书享受与孩子共同阅读的快乐。在绘本《点点》中,翻开的每一页都有“亲子互动伴读”的提示,比如:在“点点碰碰,碰碰点点”的下面有一行小字提示:“可以握住宝宝的小手去点那些小点点哦”。家长握着小宝宝的手完成这个游戏过程,然后翻到下一页,就会发现奇迹——刚刚点过的点点变化了。“点点变大了,点点长胖了,”这个伴随着亲子共同完成了的游戏,会在孩子视觉印象中留下印记。伴随着互动提示 “一点,小点点变大了对不对?”,可以看到图画中“点点”的一系列变化,婴儿与家长可以共同享受互动与游戏的乐趣。当然,除了第一本《点点》有互动提示外,其他三本并没有文字提示。但是,细心的阅读者会发现,这种提示由文字转到了图画中了。在《变变》中,无形的点点变成了有形的动物,每一页的左页面,都有一个生动有形的动物。如果伴读的家长只把孩子的注意力引到左半页的小动物上,就会浪费这本绘本带孩子发现的快乐。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发生,此绘本在每一页的最右侧安放了一个并不完整的动物。这是让孩子自己发现这一半的动物。家长要和孩子共同猜猜:这是什么动物?会出现在下一页吗?它和前面的那个动物有联系吗?这样互动不仅为绘本的内容增添了空间的想象,也为孩子的游戏增添了新的乐趣。同样,在共读绘本《涂涂》时,这种阅读的乐趣从绘本里延伸到了生活中,从认知无形事物到认知有形事物。《涂涂》将绘本的内容定位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上,从远山到日月星辰,从我们所居住的房子,再到房间里的床、桌子、奶瓶和玩具小车。这些东西和宝宝的生活息息相关,都是他们能看到能感知到的东西。在阅读这本绘本时,家长可以结合实物让孩子了解静态的图画与立体的物品的差异,增添共同阅读的乐趣。  但是,应当指出的是,这套绘本的游戏性对于婴幼儿来说,是否适宜有待考察。正如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所指出的,在婴儿期的儿童喜欢反复地拿摇铃、玩一些简单的拖车等,这类游戏都在于其“重复性”。正因如此,在日本的绘本《不见了、不见了》中不断地重复了一个叫“躲猫猫”的游戏,这个几乎地球上的孩子都玩过的游戏,即使不断地重复进行却依然受到宝宝们的喜爱。相较之下,“水墨宝宝”绘本的游戏性则相对零散,少了些生活化的气息,也就缺乏了对婴幼儿的吸引力。  二、 绘本需要有爱的声音  “文字本身就是为记录语言而生,离开音,说不定也离开了灵魂。”[1],这句话强调了读文字的重要性,即使是语言音韵上的变化给绘本最为简单的文字增添新的情趣。保东妮在文字的考究上特别注重音韵性与对仗协调,“点点碰碰,碰碰点点。点点变大了,点点长胖了。点住画圈圈,转啊转成圆。”这种带有音韵美感的语言在文中比比皆是。在绘本《变变》中,作家直接运用单纯的拟声词,模拟了图画中小动物的语言。而婴幼儿对于拟声词的喜爱远远超出成人的想象,如读了绘本《三只山羊嘎啦嘎啦》的孩子,因故事中“嘎吱嘎吱嘎吱”、“吱—吱—嘎”的声响而开心不已。此外可以看到,绘本《点点》与法国作家埃尔维•杜莱的绘本《点点点》在设计理念上有些相似之处,它们都强调了绘本在亲子共读的游戏乐趣。在读这两本绘本时,游戏的乐趣是伴随在翻书的过程当中的,随着手指在“点”上的滑动,每一页都发生着形的变化。所不同的是,绘本《点点点》的阅读乐趣集中于图形内容的变动上,绘本中的文字全部为图画服务。而保东妮的绘本却没有舍弃文字自身的美感。其在通过提示读者展现绘画游戏乐趣的同时,以简洁的文字使绘本的内容更具生命力。正如松居直所说:“对孩子来说,给他们读绘本是不可替代的对鲜活语言的体验。”对绘本朗读与默读时所带来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声调、节奏和抑扬顿挫的语调在朗读的过程中使得语言变得鲜活。所以,有人主张绘本一定要朗读出来,“失语”是现在家长与孩子面对绘本时最容易遇到的问题。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对于婴幼儿绘本,家长绝不应该把它简单看成是提高婴幼儿认知能力的工具书,放在孩子面前让他们当成玩具一样的自行翻玩。有些购买了这套《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的家长抱怨该书没有达到启蒙认知的效果。调查者在与其沟通时却发现,他们在对待绘本的过程中完全没有与孩子语言上的交流。期望短时、高效地使婴幼儿通过阅读绘本提高认知能力的想法,既是不现实的功利主义,也是对好绘本的暴殄天物。绘本是一种“润物细‘有’声”的享受,带给读者阅读的乐趣,帮助孩子拥有认知能力等,都离不开家长声情并茂的朗读。如果说绘本的文本价值在于“文字乘以绘本”的审美体验,那么对于接受者而言,这种审美价值在于“文字的朗读乘以图画的欣赏”。在文字的听觉感受、图画的视觉接受与游戏的情感体验共同的作用下享受亲子共读的乐趣。相较于这套绘本成功的音韵性,其语言的故事性就显得相对单薄了。绘本需要通过文字与图画给孩子讲故事,其情节性应当通过文字的提示或者图画的细节得到表达。但是,《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缺乏了一个故事或者说一个生动的情节。如果不能始终运用生动而形象的文字讲述故事,那么“孩子们脑海中的影像会中断,他们会游离到故事世界之外,紧张感也随之消失”[2]。  三、 绘本需要表现的真实  绝大多数的家长在拿到一册绘本时,多半关注的是绘本的文字。因为成人的思维,已经陷入了“文字文化的世界”中了,所以在给孩子挑选绘本的时候,他们抱有的心态多半是把这部绘本当做孩子读书识字的启蒙绘本。但是,对于婴幼儿来说,他们进入绘本时关注的绝不会是印在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而是或生动多彩,或颜色平和的图画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绘本的图画是比文字更为重要的因素,以至于对于一些尚不识字的孩子来说,看到了一页页彼此相连的图画,就可以知道故事的大概情节和蕴藏在故事中的秘密了。也就是说,“幼儿是经由图画进入语言的世界的”。从这一点来说,《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系列丛书的绘者朱莹与朱宗顺是功不可没的。选择水墨画创作婴幼儿绘本是具有创新价值的,水墨画作为中国艺术的精粹,蕴含着中国独特的记忆。它“强调造型生动简练,以墨为主,因而十分注重掌握水与墨的结合后因水份的多少而产生浓淡不同的笔迹和笔头所含水墨的多寡所出现干湿不同的笔触。”[3]在根据国画大师齐白石先生水墨名作《蛙声十里出山泉》改编的美术片《小蝌蚪找妈妈》中,我们早已见识到水墨写意的诗意魅力与灵动飞扬(此后,由陈秋草先生绘画、鲁冰先生编写的绘本《小蝌蚪找妈妈》也广受好评)。在这套《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绘本中,绘者也很好地保存了水墨在纸张上所呈现的变化。这种绝佳的艺术表现力是其他油画、水粉画等无法比拟的,使得欣赏者在“墨分五色”的图画中领略到“另一种色彩世界”的语言。这种艺术美感是作为有中国文化根基的人所能认同的,而对于婴幼儿来说,水墨画的运用则开启了他们新的认知空间。从毫无章法的墨点到流畅的线条、曲线,再到有生命体态特征的动物形象,孩子看到了变化,也形成了认知。事实上,孩子3个月左右就形成对于简单形状的认知,所以,在把具体的形状抽象到绘本中来,就需要绘者下功夫了。“通过绘本上的画,孩子可以清楚地认识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事物’,或是用真实的事物,来确认在绘本中所看到的。”[4]也就是说,给幼儿看的图画最为重要的不是“可爱”的形象,而是实物的真实。在这个意义上,《变变》、《染染》和《涂涂》的图画都是成功的。《变变》中水陆空的小动物,都保持了既传神又传形的特征;《染染》中的各类水果都在颜色与形状上丰富逼真;《涂涂》更是把生活中,宝宝每天都能接触到的真实物体画成鲜明的图画,增添了阅读时的亲切感。在色彩的选择上,这套绘本遵循了婴儿视觉发育的科学依据。通常的情况下,婴儿在4个月左右有了对于颜色的感知能力,对于除了黑白两色的颜色并不敏感;到了6个月后,逐渐对于红色、黄色有个比较敏感的认识。在绘本《染染》中,有了彩色的水果,并把颜色集中与电磁波的可视光中的长波——红色上,从红色的苹果、红色的荔枝、红色的山楂、红色的桃子、红色的火龙果,到红色的西瓜瓤,红色的面积逐步扩大,视觉认知感也随之延伸。在另外两本彩色绘本《染染》与《涂涂》中,绘画者并没有采用过于鲜亮的颜色刺激孩子的眼球,而是运用了水墨画中特有的清雅之色使图画观之明快轻盈。在儿童绘本中融入水墨画的创作手法可以追溯到日本著名的画家赤羽末吉。他在《桃太郎》、《苏和的白马》等绘本中都采用了这种带有神秘的东方色彩的水墨写意手法。与赤羽末吉水墨绘本中所选取的深刻意象相比,我国的原创水墨画绘本缺少了灵韵的动态和想象的空间。至少在颜色的考究与图画的渲染上,这套绘本还停留在形象的描摹而缺乏内容的延展。  好的绘本并不夸口带来什么。它的价值总是潜移默化的。借用鲁道夫•斯坦纳的教育理论:婴儿出生之后,首先应该教给他们的是“正确的呼吸节奏”。绘本的功效在于,它的存在绝非孤立,而是在成人真挚的爱的支撑下,通过声音的力量、配合呼吸的节奏,使图画在孩子脑中凸显。“想借着绘本来教婴儿认知,是一种强迫式的错误观念。” [5]它只是亲子表达相互爱意的媒介,而经由语言沟通、心灵交流,印刻在孩子印象中的就是言语。所以,在共读《水墨宝宝视觉绘本》系列丛书时,希望家长能暂时放下提高孩子认知能力的初衷,单纯地、真诚地、放松地享受共同阅读所带来的游戏的快乐、语言的力量与图画的美感,让绘本如春雨般通过父母爱的声音滋润孩子的心田。 参考文献:[1]郝广才,《好绘本如何好》[M].江西: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13年版:第57页.[2][日]松居直 著,林静 译,《打开绘本之眼》[M].北京: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版:第p96页.[3]温廷宽 王鲁豫,《古代艺术辞典》[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版:第750页.[4] [5] [日]松居直 著,刘涤昭 译,《幸福的种子——亲子共读图画书》[M].北京: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2013年版:第47页、第119页.  作者简介:山丹(1989.05——),女,吉林省吉林市人;所在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儿童文学研究中心,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儿童文学;通信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大街5268号,邮政编码:130024;邮箱:shand331@nenu.edu.cn;手机号:15843067588;QQ号:466214497。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一肖一码资料免费提供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