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我们是柴

2017-11-16 文章来源 : 文学
  □刘阳    结果,在30岁出头的时候,仿佛再也走不动了。我几乎看清了自己的所有缺点,却无法有任何改善;我为自己的错误能够做出的极限行为就是勇敢地道歉,却不能保证不重复;对内,我只好接受自己这样的境况,对外,依然热衷于维护自己的尊严与价值。环顾左右,那些从没有为适应社会发过愁的朋友,已经成家发家生子了,我连自己都没搞定,却不情不愿地被拖进必须面对的真实生活。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爱人病了。于是生活里有了具体需要作战的对象,原有的操心都成为次要矛盾被射向远处的木靶,在医院里,一份踏实的责任必须要尽。    这些真实的记号,或许能为那些同样身在中途的旅人提供一些感同身受的慰藉或是善意的提醒。    刘阳 著    2012年2月出版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一肖一码资料免费提供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