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你喜欢谁更多?

2017-11-17 文章来源 : 文学
     《姥爷》     蒋雯丽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3年3月出版    姥爷个子不高,偏瘦,象征性地拄个拐杖在前面走;我个子也不高,麻秆一样瘦,晃晃悠悠地跟在姥爷的后面。    我们一前一后地去买菜,姥爷提起菜篮子,忘了拐杖,我在后面拄着比我还高的拐杖跟着。    老人走得慢,小孩比老人走得更慢。    我们一前一后地去捞鱼虫,姥爷提着水桶,我扛着渔网,红通通的鱼虫让我们俩都欣喜若狂,赶紧跑回家把鱼虫放到鱼缸里,满意地看着鱼儿张开大嘴狂吃。    我们一前一后地去领工资,那是每个月最殷切盼望的日子。到了窗口,姥爷把我举起来,我递上姥爷的私章,领来姥爷38元2角的工资。    我们又一前一后地直奔糖果店,这一次,我在前,姥爷在后。    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糖果店的售货员,每天能看到、摸到那么多的糖果和点心,不吃都高兴。    姥爷去洗澡我跟着;姥爷去理发,我也跟着;姥爷去会朋友,我更要跟着;有时候,姥爷去上厕所,我还是跟着,那时候我们居住的大院附近只有一个公共厕所,我们分别站在男女不同的队列里,排队等候进去,谁出来得早,谁就会在外面等着对方,一起回家。    我最开心的就是坐在姥爷腿上,问他那个问了成千上万次的问题:“姥爷,你喜欢我多还是喜欢大姐二姐多?”    姥爷每次都像第一次回答一样,认真地举起双手比画着大小:“我喜欢你这么多(比较夸张地),喜欢你姐姐这么多(缩小了一半以上)。”    从离开幼儿园开始,我就不再跟妈妈睡觉了,正儿八经地搬到了姥爷的大床上。    妈妈是铁路报务员,三班倒:白班,夜班,休息。平时还有政治学习,不在家是常有的事。    儿时的记忆里,妈妈只有生病的时候是在家的。    妈妈有神经性偏头痛的毛病,每个月发作一次,每次请三天病假,卧床休息。而那三天里,我不敢大声吵闹,不敢蹦蹦跳跳,因为生病的妈妈需要安静。我只能从门缝里看看躺在床上的妈妈,如果妈妈看到我,会叫我进来,帮她捶捶头。我的小拳头一下一下地落在妈妈的头上,敲一会儿,小胳膊就酸了。妈妈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不住地夸奖我“捶得真好”“真舒服”,弄得我本来很想出去玩儿,听了这话都不好意思走了。    那可能是儿时的我跟妈妈最亲密接触的时刻。黑暗的屋子里,病弱的妈妈热切地想跟小女儿多待一会儿;又心疼妈妈又胳膊酸的小女儿,热切地盼着能早一点儿溜出去玩。    如果妈妈不在家,那可就是我的天下了。    姥爷的大床是我的舞台,蚊帐是舞台上的帷幕。我把花花绿绿的床单围在身上,枕巾裹在头上,扮成古代美女的样子,羞涩地打开蚊帐报幕:“第一个节目:舞蹈《敬爱的毛主席》。”    我又充当场务人员,自己把蚊帐打开。    我还是唯一的演员,从床边入场,开始自唱自跳,无比陶醉。    突然,听见院子里妈妈的喊声:“爸爸,我回来了!”    十万火急,我能在50秒内叠好被单,铺好枕巾,整理好蚊帐,并迅速跳下床,坐到桌前,读书写字。并随着妈妈的脚踏进房门,高喊一声:“妈妈好!”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推荐
HOT ARTICLE
一肖一码资料免费提供 新闻 读书 出版 设计 供求 文学 作家 网址
Copyright ©2017 www.cocobook.ne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