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给我说明,恋人》

奥地利:巴赫曼
你的帽子轻轻地掀起,向人致敬,在风中飘荡,
你那露出的头发使白云迷恋,
你的心别有留恋的地方,
你的嘴摄取新的语言,
数珠茅在国内不断滋蔓,
夏天吹开了翠菊花,又把它吹散,
看不清雪片似的花瓣,你抬起你的脸,
你笑着,哭着,你自取灭亡,
你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给我说明,恋人!

孔雀,在严肃的惊奇之下开屏,
鸽子掀起它颈部的羽毛,
大气弥漫,充满咕咕的啼声,
雄鸭在叫,整个大地
吸取遍野的蜜,在平静的公园里,
每一个花坛也镶起金色的花粉边。

鱼儿发红,超越过鱼群,
穿过洞窟冲进珊瑚床。
蝎子合着银沙的音乐胆怯地跳跃。
甲虫很远地嗅到最漂亮的雌虫,
我如有它的心情,我也会感到,
在全甲之下闪着羽翼的光辉,
向着遥远的草莓丛中飞去!

给我说明,恋人!

水有谈话的本领,
水波和水波携手同行,
葡萄山上的葡萄长大而跳落。
蜗牛坦坦荡荡地从壳中爬出!

一块石头也会感动另一块石头!
恋人,我无法说明的,请给我说明,
我应当让这短促的恐怖的时间
只跟思想交往而且孤零零地
对爱情不识不知,也毫无爱的行动?
人不能脱离思想?他不会怅然如有所失了

你说:有另一种精神指望着他……
什么也不必对我说明。我看到火精
在一切火焰中来去。
没有恐怖侵袭他,他也毫无所苦。

钱春绮 译
1

原文《》

by Ingeborg Bachmann

赏析

数珠茅:亦称凌风草、爱情草,禾本科植物,细梗上长着悬垂的心形小穗,
在风中抖动作声。

没有美味

巴赫曼
我不再喜欢什么了。

我应该
用杏仁花
将比喻加以装饰吗?
我应该在光影下
给予句法以重罚吗?
谁会绞尽脑汁
思考这多余的事情——

用这些词语
我学会了理智
它们是
(最下层人的词语)

饥饿
耻辱
眼泪

灰暗

我会全然应对
这无法净尽的啜泣,
和绝望
(还在绝望之前,我便绝望)
这对诸多痛苦、
死亡人数、和生命耗费的绝望。

我不忽视字迹,
我忽视我自己。
其他人倒知道
见鬼
如何用词语帮助自己。
而我不是我的助手。

我应该
捕获一个思想,
将它领进一间明亮的句子屋吗?
我应该用最好的词语组合
供给眼睛和耳朵食物吗?
我应该研究一个元音的性欲,
查明我们辅音的收藏价值吗?

我必须
用被冰雪击伤的脑袋,
用在写作中痉挛的手,
在三百个黑夜的重压下
撕破稿纸?
扫却这精心策划的用词语上演的歌剧?
就这样消失了:我 你 和 他 她 它

我们 你们。

(当然应该。 其他人也应该。)

属于我的,理应失去。
3

走吧,思想

巴赫曼
走吧,思想,只要一个清晰的、飞翔的词语
是你的双翼,托起你,去向那里,
那轻金属随风摇摆的地方,
那寒气逼人、
头脑清新的地方,
那唯一的方式
是武器的地方。
捍卫我们吧,在那里!

巨浪将浮木抛向高处,复又吞没。
狂热占据了你,使你沉沦。
信念只能移动一座山。

让那站立的仍然站立,走吧,思想!

在我们内心,没有别的,只有痛苦。
彻底满足我们吧!
3

延迟的时期

巴赫曼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马上你就得系好鞋带,
把狗赶回到低湿地的院子里。
因为鱼肚肠
在风中已被吹冷了
羽扇豆之灯惨淡地点着
你的眼光向雾中探望,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那迫你的恋人陷进沙里,
沙弃到她飘动的头发,
沙打断她的说话,
命她保持沉默,
沙发觉她会死去
而且甘愿在任何一次
拥抱之后告别。
不要回顾。
系好你的鞋带。
把狗赶回去。
把鱼扔进海里。
吹熄羽扇豆之灯!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