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主题与变奏》

奥地利:巴赫曼
夏日,蜜蜂外出未归。
蜂王带领群蜂飞走,
一夜间,草莓花坛变得枯萎,
采集浆果的人早已回家。

这全部的香甜气味携带着光线
进入梦乡。谁先入睡?
蜜蜂还是浆果?他没有痛苦,
对于降临在他身上的一切。他不缺少什么。

他不缺少什么,除了少许,
用来休息,或为了保持站立。
洞穴使他深深地屈身,影子也是,
因为没有土地接纳他。
即使在山里,他也不确信
—— 一个游击队员,世界把他交给了
那些已经死去的卫星,月亮。

他没有痛苦,对于降临在他身上的一切,
而什么没有降临在他的身上?甲克虫的
步兵队在他的手中交战,大火
在他的脸上堆积起伤疤,清泉
吐火女怪般莅临他的眼前,
而她并不在那里。

蜜蜂和浆果?
倘若他嗅出这缕气味,他早就
长时间地将它跟随!

梦游者在行走中的睡眠,
谁先入睡?
是那、是那出生晚,
却须早入黑暗的一个。
这全部的香甜气味携带着光线
拂过他的身旁。

他向矮树丛喷射咒语,
咒语带来了干旱,他喊叫
那喊叫被听到:
采集浆果的人早已回家!
当根隆起
咻咻作声,跟随它们滑行,
树的蛇皮始终是其最后的护佑。
一夜间,草莓花坛变得枯萎。

村庄的下方,桶空竖
在院中,为鼓而准备,
于是太阳猛烈地击打
卷起死者。

窗户关上了,
蜂王带领群蜂飞走,
没人阻止它们飞翔。
荒野接纳它们,
蕨类植物中,这棵空心的树
接纳这第一个自由的国度。
树上的刺刺向这最后一人——没有痛苦。

夏日,蜜蜂外出未归。

陆水若 刘国鹏 译
1

原文《》

by Ingeborg Bachmann

没有美味

巴赫曼
我不再喜欢什么了。

我应该
用杏仁花
将比喻加以装饰吗?
我应该在光影下
给予句法以重罚吗?
谁会绞尽脑汁
思考这多余的事情——

用这些词语
我学会了理智
它们是
(最下层人的词语)

饥饿
耻辱
眼泪

灰暗

我会全然应对
这无法净尽的啜泣,
和绝望
(还在绝望之前,我便绝望)
这对诸多痛苦、
死亡人数、和生命耗费的绝望。

我不忽视字迹,
我忽视我自己。
其他人倒知道
见鬼
如何用词语帮助自己。
而我不是我的助手。

我应该
捕获一个思想,
将它领进一间明亮的句子屋吗?
我应该用最好的词语组合
供给眼睛和耳朵食物吗?
我应该研究一个元音的性欲,
查明我们辅音的收藏价值吗?

我必须
用被冰雪击伤的脑袋,
用在写作中痉挛的手,
在三百个黑夜的重压下
撕破稿纸?
扫却这精心策划的用词语上演的歌剧?
就这样消失了:我 你 和 他 她 它

我们 你们。

(当然应该。 其他人也应该。)

属于我的,理应失去。
3

走吧,思想

巴赫曼
走吧,思想,只要一个清晰的、飞翔的词语
是你的双翼,托起你,去向那里,
那轻金属随风摇摆的地方,
那寒气逼人、
头脑清新的地方,
那唯一的方式
是武器的地方。
捍卫我们吧,在那里!

巨浪将浮木抛向高处,复又吞没。
狂热占据了你,使你沉沦。
信念只能移动一座山。

让那站立的仍然站立,走吧,思想!

在我们内心,没有别的,只有痛苦。
彻底满足我们吧!
3

延迟的时期

巴赫曼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马上你就得系好鞋带,
把狗赶回到低湿地的院子里。
因为鱼肚肠
在风中已被吹冷了
羽扇豆之灯惨淡地点着
你的眼光向雾中探望,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那迫你的恋人陷进沙里,
沙弃到她飘动的头发,
沙打断她的说话,
命她保持沉默,
沙发觉她会死去
而且甘愿在任何一次
拥抱之后告别。
不要回顾。
系好你的鞋带。
把狗赶回去。
把鱼扔进海里。
吹熄羽扇豆之灯!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