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加拿大诗歌

小木屋

我们年轻时一砖一砖

平地垒起的小木屋

去年

烧毁了 他们说

 

我没有看见,所以

小屋还在那里

 

永远象在枝叶密处,我站立

在丛中,朝外望着

滑向湖心的雨滴

 

可当我走回

森林里的空地

小屋会突然燃烧 崩溃

在我的意识里

象一片片纸板

投进篝火,年月

爆裂作响,我的早年的

生活在火焰中矗立

 

留在脑里的只是

一团烧黑的泥土:真实

 

那小木屋哪去了?

 

我们谈它时的

那话语哪去了?

 

(唐平平 译)

1

分别

我们分手,言别

 

可彼此还站在原地,

审视、等待

这里就要动身,一去不返,

彼此再不能相亲相见。

 

这紧张的时刻永远地结束吧

痛怆仅仅载进记录。

 

我们的脸再不撕得粉碎,让微笑

翻译出

我们爱情的信号

瞬息间涌出爱的舞蹈。

 

(唐平平 译)

1

小岛

那儿有两座岛屿:

 

稍大的面对我们

布满陡峭的花岗岩,

把迷蒙珠帘向深湖垂抛;

 

较小的那座靠近大陆,

伸出绵延的暗礁,

一棵棵灰色的枯树,

在齐腰深的水中浸泡

 

我们知道它俩孤独无比,

将来也会始终如此。

 

对此,湖泊极为关照,

倘若退隐湖水,

岛屿就会变成山丘。

可它们依然

需求

各自的独立。

 

然而,站在这峭岩上

(我们

是两人)

站在我们更大的岛上

凝望,

我们有趣地发现

(安慰我们的本能,

求对称,求均衡,

也许还求伴侣):

 

那儿是小岛两座。

 

吴笛、李力译

1

九月

1

 

造物主正跪着

被雪弄脏,它的牙

在一起磨着,旧石头的声音

在一条河的河底。

 

你把它牵向牲口棚

我提着灯

我们弯腰看它

仿佛它正在出生。

 

2

 

这只羊被绳子倒吊着

像一个饰着羊毛的果实,正在溃败

它在等死亡的马车

去收获它。

 

悲痛的九月

这是一个想象,

你为我而虚构了它,

死羊出自你的头脑,一笔遗产:

 

杀死你不能拯救地

把你所不能吃的扔掉

把你所不能扔掉的埋葬

 

把你所不能埋葬的送掉

而你所不能送掉的你必须随身带上

它永远比你所想的要沉重。

 

1974

 

(沈睿 译)

1

“睡”之变奏

我愿意看你睡觉

这也许从没发生

我愿意看你

睡觉。我愿意睡觉

和你,进入

你的睡眠当它那光滑幽黑的波浪

翻卷在我的头上

 

我愿意和你穿过那片透亮的

摇曳着蓝绿枝叶的树林

带着湿漉漉的太阳和三个月亮

走向你必须下去的山洞

走向你最强烈的畏惧

 

我愿意给你那银色的

树枝,这小小的白花,一个

将庇护你的字

从你忧虑的梦的中心,从忧虑的

中心。我愿意跟随

你踏上那长长的阶梯

再一次并变成

载你归来的船儿

精心地,一朵火焰

在两只捧着的手中

你的身体躺在

我的身边,而你进入它

轻柔的就像吸进一口空气

 

我愿意是那空气

在你的身体里仅仅

呆一会儿。我愿意是空气不被注意

又那样必需。

 

1981

 

(沈睿 译)

1

大街上 爱情

大街上

爱情

如今

不是食尸鸟

的事儿

(把死变成生)便是

(把生变成死)

食肉兽的事儿

 

(那个广告牌美人

有涂了白瓷釉的

牙齿和红

瓷釉的爪尖,在捕捉

 

男人

当他们从她身边经过

从未想到是自己给了她

生命,她的

身体原是用硬板纸制成,

血管里流着他们情欲

枯竭的血液)

(瞧,那个灰色的男子

他的步履轻盈

象法兰

绒,正步下他的广告画

 

贪馋的女人,看到

他那么潇洒,

轮廓分明有如刀刻

眼光清澈而又

犀利,象遒劲的书法,

都想得到他

……你是死的吗?你真是死的吗?

她们说,但愿……)

 

亲爱的,这些天

在大街上我们该怎么办

我怎么

了解你

你又怎么了解

我,怎么知道

我们不是那种

人:用胶把纸片粘起来

等待有朝一日

获得生命

 

(有一天

当我抚摸你咽喉处

温暖的肉,却听见一阵

纸张轻轻的悉卒声

 

而你,原以为

对我脑子里的想法

了解得清清楚楚,却在我的舌尖

尝到黑油墨的味道,发现

就在我皮肤底下

印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李文俊译

1

所有的事情只是一件

不是一棵树,但是树

我们看见的,它将永不存在,被风撕裂

在风中起伏

仿佛一次一次。是什么在推动地球

 

而后,使它成为夏天,将不是

草,树叶,复制品,那里是

另外的一些词。当我的

眼睛贴向语言的幻象。猫

带着被分裂的脸,半黑半桔黄色

在我的皮大衣后面做窝,我喝茶。

 

手指抠着杯子,而要加倍

这些风味是不可能的。桌子

和奇怪的盘子柔和地燃烧,消耗它们自己

 

我凝神于你而你出现

在这冬日的厨房,任意得向树木或句子

正进入我,流行一时,又转瞬隐去

 

但是你陪着你自己舞蹈的样子

在这瓷砖上响起一首往昔的歌,平缓悲伤

又如此心醉神迷,汤勺在手中挥动,一束

变得毛糙的头发

 

从你的头顶竖起,它是你的被惊的

身体,快乐我喜欢。我甚至可以说

虽然只那么一次,并且不再

 

持续;我要这个。我要

这个。

 

1974

 

(沈睿 译)

1

弃儿

他把自己抛在我的门前

肋骨像抛弃掉的破旧的提篮。

我的心一滴一滴地流泪

我把他领了进去。

 

在温暖的厨房里

他饱了

再不想走

我不敢送他出去。

 

他从不说话,坐在

厨房地板的中间

盯着自己身上的

光亮的疤痕,着迷地看着。

 

开始

我以为疤痕打上时

给他带来了痛苦

 

现在,我看出来

疤痕是他唯一去过的

彩色图画的地方,那里

还没人拜访。

 

竺子译

1

为一首永远不会被写出的诗所作的注释——给卡洛琳·富歇

1

 

这地方

你宁愿不知道,

这是能使你生存的地方,

这是你无法想象的地方,

这是最终将打败你的地方

哪里有“为什么”哪里就会有皱缩和

空荡。这是饥荒。

 

2

 

那里没有你能写的诗

关于它,沙坑

如此众多的被填平

被发掘,不可忍受的

疼痛仍在皮肤上烙下印痕。

 

去年或是四十年前

这没发生,但上个星期

这已经在发生了,

这发生。

 

我们为它们制作形容词的花环,

我们推算它们就像数念珠,

我们把它们变成统计数字和祷告

像这一首那样变成诗。

 

没有任何作品。

它们保持它们本来的模样。

 

3

 

这女人躺在西边的水泥地板上

躺在不尽的光下,

针在她的臂上刺下标记的针眼

提示麻痹大脑

而不明白为什么她正在死。

 

她正在死因为她说过。

她为了那个字的缘故而在死。

这是她的尸体,沉静的

失去手指,写这首诗。

 

4

 

它与一次手术相似

但它不是手术

 

尽管没有伸开的腿,哼哼声

和血,它是一次诞生吗

 

部分地它是劳作

部分地它是技巧的展示

像一部协奏曲。

 

它可能被写得很糟

或很好,它们讲述它们自己

 

部分地它是一种艺术。

 

5

 

这个世界的实情被看得很清楚

通过眼泪看;

告诉我为什么有时

我的眼睛会出一些毛病?

为了更清楚地看不用退缩,

不用转身走开,

这是痛苦的挣扎,眼睛挣开绷带

离太阳仅有两寸。

 

那时你看见的是什么?

是一个噩梦,一个幻象?

它是一个幻影吗?

你听到的又是什么?

 

剃刀越过眼球

一个来自旧影片中的细节。

它也是真实

而证词是你必须听从的。

 

6

 

在这个国度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一切

纵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你,

它是够安全的了,在这个国度你可以

试着写从未被写出的诗,

诗,发现

不存在并抹去不存在的

因为你每天发现和抹去你自己。

 

在另外的地方,这首诗不是虚构。

在另外的地方,这首诗带走勇气。

在另外的地方,这首诗必须被写出

因为诗人们已经死了。

在另外的地方,这首诗必须被写出

好像你已经死了,

好像没有更多的可以去做

或者说拯救你吧。

 

在另外的地方你必须写这首诗

因为没有更多的可以去做。

 

1981

 

(沈睿 译)

0

警句

你是一片大海。

你的眼睑

遮住了海浪的喧嚣。

 

我触摸你的双手

为你变出

居住的小岛。

 

不久你会变成了

泥土:一片知名的

土地,一个新的国籍。

 

(唐平平 译)

1

黑天鹅

 

她的羽衣在冬天的阳光中闪烁

这黑天鹅飞向南方

白雪上空的一支黑箭

发于一张心形的弓

 

透过空气哼着歌曲

她飞翔的音乐

安置以哀悼的音调而环绕的冰柱

 

在空气的洁白中

她的飞翔是一个黑色创口

 

 

2

时间

时间用它的石牙

咬啮我的生命

一只在我思想的丛林中的老虎

抓扒它的路

穿过我衰退的眼睛

留下一盏骨头灯笼

在枯叶间燃烧

 

一束白发

在风中飘扬

一面被时间以自己的荣誉

升起的旗帜

 

那跟随的军队

具有着火的手

和那停泊着一排

刀子的弧棱

 

时间用它的石牙

咬啮我的生命

 

 

2

雨中巴黎

 

巴黎的面孔

隐藏在雨的蛛网后面

她的笑容缠着结

象一只被捕获的苍蝇

我们徒劳地

等待她的唇刺破面纱

贪吃的云朵

咬掉了那能够

分开这张帘幕的手指

巴黎的嘴唇在它的后面

以沉默的嗓音说话

 

 

2

凡杜森花园中的秋天

 

秋的手指

带着红意触摸过树林

 

启程的夏天

随着一声叹息离去

 

滚动的水

映照坠落的泪

 

山峦已没于

一面云帘后面

 

玫瑰的芳馨衰退

如同一支消亡之歌

 

我内心的耳朵在秋的悲哀中间

萦绕于遥远的告别的嗓音

2

奇迹

 

在一个寂静的洞穴里

水的面纱后面

一个奇迹在等待被一只

握着一朵花的手所创造。

 

河流两岸的蕨草

戴着绿色的束发带。

水底的鹅卵石

雕刻着面庞。

 

芦苇间的一只手

把一颗星星投进水中。

那洞穴中的奇迹

在一束强光中爆炸。

 

隆隆的雷声滚下山谷

回荡在树林中间。

 

 

2

声音

 

一个沉寂的声音

充满每个房间

一千颗血红的心灵

悬在秋天的树上

 

丝兰花的绿色短剑

从四面八方威胁

那源于淹死的太阳的苍白之光

在屋顶后如同水彩流淌

 

反照在玻璃画上

树叶枯萎成灰白

灯盏是一轮坠落的月亮

悬晃于一根弦上

 

沉寂就是深水

我在其中淹死

听见一条鱼卡在

远方之网里的声音

2

回忆

 

回忆的戴上面具的脸

招我去你花园的水域中游泳

白鸽在那里死于蒺藜间

红百合入侵寂静的领地

 

手钉在每棵树上

对分离的情侣挥别

无头的园丁

给花儿浇上沥青

 

墙外

饥饿的人群贪婪地等待

废物的每日发放

 

当风琴的音乐

伴随蜜蜂那狂乱的交媾

 

埋葬在财宝就乞求被发现

如人类的头发从土壤中发芽

 

 

2

十月的树林

凉雾中

落叶

如雨点滴滴嗒嗒

 

树枝中间

潮湿的鸟儿

随锈门声吱嘎作响

 

一根秃枝在小径上拱起

举行

秋的凯旋

 

 

3

鸟 歌

我们被抛离我们的巢
在暮春里
我们被命令飞翔
或死于我们
隔绝的空气

在我们的这种飞翔中
上帝在这漫长持久的
坠落中你的呼唤
清晰得就像风的
绿色冲击

我们该从我们的
很多的春季
升向阳光
风暴和战争
因翅膀而变得强烈
1

最终没有

最终没有
那留下的角落来隐藏
耗子,猫
空房间
留下的一种防御
根本不是去移动
不是去写作
不是去思考
不是去给你寄这封信

最终在猫的双腭中
我想起那道秘密的门
等着聆听你挖掘地道
最终意识到
你就是那只猫
你就是那只耗子
你就是那无门的房间
你就是那秘密的地道

最终这致命的防御
因信仰而尖牙锋利
后背拱起而抓扒着
心之墙
1

禅 林

浓稠的夜雾
在山边,石头幽灵,坟墓
一步步上升到树木之中
陌生的熟悉
从前有小女孩
穿红白色的和服,短发
不在这里也许在某处
也许一头野猪,也许没有
瀑布,一种就像小提琴的
昆虫,附近祈祷着的螳螂的钟声
卷曲彩色的蜗牛在长满苔藓的树木--
不得不独立于此
在这个几乎就是从前的
地方,也许--
1

风之诗

当窗户敞开
夜晚进入的时候
遮帘飘动
枝条抓搔屋顶
因为风在吹
如果有一根蜡烛燃烧
它就被吹灭

我们把毯子拉得更高
我们的嘴饥饿的指尖
在月光中采摘着浆果

没有蚊子或黑蝇
因为风在吹
1

有墙之处

有墙之处
就有一条路
环绕,经过,或穿越
有一道栅门
也许是一架梯子
一道门
一个有时
睡觉的哨兵
有秘密的口令
你可以偶然听到
有折磨的方式
把有关地下通道的
地图的线索抽出
有齐伯林式飞艇
直升机,火箭,炸弹
猛撞的军舰
带着号手的军队
他们立即狂吹
打碎基础

有墙之处
就有词语
在一块松动的砖边低语
恸哭的祷词说出
特殊代码来轻叩
众鸟携带那捆在
它们脚上的消息
有你应该写的书信
甚至小说

在墙的这一边
我伫立着凝视顶端
没于云中
我听见你发出每一个声音
然而却看不见你

我以错误的方向倾斜
一个嗓音隐约如在梦中
自墙的腹部
而来
0

收获

每个人都有
一种对于
其梦的权利
我的权利是
一堆书的收获
因此我耕耘我的纸张
仿佛它们是
土地,我耕犁
它们,犁成垄沟,
把词语如种籽
播下,把措辞如
植物照料
把它们变得稀疏
又除去杂草

我在夏天
结束时
把它们
带进屋里
它们的叶片闪耀
闪烁并且
整整一冬
它们都用其
暗绿色的火
焚烧我
0

北风所居之处 我渴望

那移植的
欧洲村庄
那成为
我的大草原之城的
村庄。

北风居住
在那里
它们总是
用啸声召唤那
因一种
极地的白色空气的
吹动而干净的
我。

它们把我
吹啸干净并且
它们剥光
我的衣服然后
它们告诉我
赶快
又以一只
突然幽默的
熊掌
给我一推。

它们给我
一吻和
一击并且
它们以一场
螺旋状的小雪
告诉我
从移植的
雪的村庄
走开,

走向一片
有金苹果
自一只金手中
长出的土地,
以及一头
金熊触动的
温暖的
夏季空气的土地,
并且永远
总是永远的土地,
以及永远
总在那里的土地。
0

爱
想起我
如我想起你 我们那
被锁住的嗓音以及
城市上空的
晨雾 我们
怎样悬垂于
夏季的透明
之钟里并且
应合一轮
手风琴折叠的
太阳的节奏
而摇曳
0

雪涡

一个太阳崇拜者
我观察雪涡掠过屋顶
如同小马舞蹈。
我居于这个漫长冬天
观察雪涡,
梦见蓝色大海远在
那帆船为比赛而排成一线
彩旗在阳光中飘扬
穿白短裤的少女的头发飞扬在大草原那边。

我,太阳崇拜者;
我们之间有长长的大草原
如同一封不孕之信的单调纸页
在绷紧的冬天和风中
平躺。
0

时间那长长的卷须
掠过她的面庞--
在她面庞上的
非某人特定的爱抚。
容纳在睡眠中
一顶伸展风暴的丝绸帐篷
是荒凉贫瘠的感觉,
被注定于发现
于探索
心是一道让所有的人
都进入的门。

女人,迷失于爱
我与你一同哭泣。
0

我的躯体

从高空坠落在你的躯体上
我的躯体破碎在你的躯体上
废弃在你的躯体上
我的躯体是一片冲触在你的躯体上的波浪
它是那如同一股微风之钟
在你躯体上的来临,铜器之井,那我用
丰满的肉体敲响的爱情的铜锣
我的躯体是一片穿过彩虹
而坠落的铅翅
那在你的躯体的黑暗而燃烧之油中
那在你的躯体的烟雾和热气中
着陆的宽展的铅翅
一只卡在你躯体的燃烧的颜料中的
美丽的蛾子
它的白翅在燃烧时的紫色火焰中
振动着
我的躯体是绿水中的一轮桔黄色月亮
在外域的海洋中沉没
它是雨滴,飘移的红叶
积雪,草丛,激流
我的躯体是露水,美丽于渴望的叶片上
从牧草场、从雾霭和花瓣中
闯入你
太阳下的河流中的十亿颗明亮水滴
是你的躯体在回顾--
一只鸟儿啜吸它自己的反影
我那在你的躯体上的躯体是一头
非洲狮
因黄褐色而自由的风的芬芳而狂野,
栖在其高高的突岩上
准备好跃到
大地的
后背上
0

听到冬天之风的第一声嚎叫

冬天是一根针
不谛听缝缀
穿破的肉体,无用的东西,
把僵硬的鸟儿一只只串在
电话线和车轮辙印上。
呵冬天
与我们的文明相对照的
被夯实的脏雪是什么?
冰的暴风雨、暴风雪是什么?
与我们已取得的事物相对照的
你最为封冻的时刻是什么?
我们也独特。
我们被嫁接在那圣形之外的空气中
我们也被熔在一起。
你没看见我们喉咙的飘泊中
那冬天的洁白?
你没看见我们年青的躯体中
那封冻之树的
可怕的美?

呵我的世界,冬天的痛苦
是与我们已取得的
事物相对照的虚无的一切。
0

天海夜和皮肤

谱号连谱号
音符连音符
如同我们适合的两道难题

你说天
而沿着我的边缘
我是那等待着你的红色
我的眼睛充满日出

你说海
而我就立即
听见那来自
源泉中的跳动
我那会成为泡沫的部位

也许,虽然
这一次你会说夜
而我将得封住我的嘴
和我皮肤周围的光辉
我将得制造一种我们可以
不被发现而躺在其中的黑暗

歌唱着
天海夜和皮肤
0

有一个男孩

有一个男孩垂钓着山边池潭中的影子。

当太阳沉落,黑暗就从泥土中涌出;影子从树上落下。

他的钓线抛出;一个瞬息之影被钩住;它在池边为生存而跳脱。男孩手舞足蹈。

他再度抛出钓线,但那被钩住的影子更加缓慢,鱼沉重如生活。男孩的舞蹈加剧了。
第三次投掷诱捕了半座山;男孩奋力挣扎于他的所获物,然而一种巨大的拖拽却来自
那正在冻结的黑暗,被网住的是男孩:一条男孩之鱼被拖入我们的眼睛。

我们观看他被雕刻在黑暗上面:一尊深嵌在前行的虚空上的光的凸雕。
3

新谚语

忙碌的是那有很多帽子
而又没有戴上它们的人。
没有一只像有斑点的鬣狗的豹。
把针刺藏进一把刀剑的戳刺。
为自己的反影而摧毁雨。
为洞穴而摧毁奶酪。
凭借炸弹的光阅读。
凭借燃烧的钢琴之光阅读。
那就像为了在黑暗中看清
而把你自己置于火上。
让我称其为一张到伊朗的交通票。
你仅仅垂钓着钩子。
它像旋风中的恶心。
你只是游民--欺骗的驼鸟。
记住--火焰憎恨它自己的光
一个夜晚仅仅像在它里面的人们
那样黑暗。
1

夏天步入你的皮肤

夏天步入你的皮肤;风与沙变成了血液和骨头。

我与你一起沿岸而行,大海使我们惊讶,如一个消失已久、然后又听到的友人的嗓音。

那一夜有饮食;有爱情;我们在星星下手拉手仰卧多时。

于是我们的躯体宛若潮涨潮落之间的海水:那能够承受天宇重量和无限摇曳的脆弱的平衡。

夏天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在我们的眼里,那些颤动的星星。

当我起床,黎明就带着潮水涌入,摔碎在空寂的沙滩上。

我想起你的嘴唇,一片模糊,当我躬身最后一次吻你之际,隐退。
2

渡鸦

米隆
渡鸦,我的黑美人
渡鸦如同一次药液注射
多影,在这里用咒语迷人
你来要求了你的季节和谱系的权利

夏天已经品尝到了一轮桑椹的太阳
你已经在飞翔中嫁给了天空和大地
靠近地面又高在空中
在远远的田野里的围栏上
七月燃烧的巨大躯体那来临的
亲昵
被你的呼叫唤醒

渡鸦,我的黑美人
在四月的沙沙声里

在这种新的热量之酒精下
皮肤宽宽伸展,而你把我
变成狂野而轻浮的纷乱缠结
一千种动植物在我大脑中躁动
当你那扫视的双翅在我内心中
唤醒欲望的花蕾
我那在空气中流动的血液如同
一次呼吸

渡鸦,我的黑美人
非常彻骨

你迫使我接受我热爱的女人
用同样的颤音以及同样的
悲剧,沙哑而君临的呱呱叫声
在那个躯体的震惊中
在那个太古而共同的震颤中
渡鸦,我的黑美人
2

死影(雪

你的音乐中的停顿
和我在沉默中听到的时间的回声
那些无限的影子

*

又是雨:
一朵花融于日晷中
下午淹死在那里

穿过水的拱门
脉动着大地的节奏
而响亮的绿意
漂动在失落的长栏中

*

今夜钻石从灵魂顶上的
城齿中流动如雾
而青铜的声音正在溶化

你大理石的神
在君临和持久的运动中
穿过你大腿中的一条柔软之缝
闪发出腐朽的暗色蛾子的微光

*

我们离开我们那在
破塔的山谷中的影子
穿过绿宝石漫游
我们一迈步就征服了山丘
击落那与我们同处于
我们眼里的云朵

*

城堡在水中移动
它的窗随嗓音而闪烁
大门拖扯影子的铰链
在琥珀上打开;
一朵玫瑰掉入池中
驱散嗓音和房间
击碎那掷向心灵的标枪
城堡迎着回音而波动
碎裂于琥珀上

*

这些石头在空中建筑美
这个花园容纳所有的夏天之晨
这些棱镜沿循吊门
而这道彩虹在草丛中
源于空缺的躯体
2

我的光的孩子

我的光的孩子:我理解你那山丘上的嗓音。

无论鸟儿何时起飞,你的气息都在树端颤动。

你的游戏使夏天和太阳成长。

入夜之时没有回家的呼唤;没有门,没有手臂,张开。

你和云朵一起奔跑,又在影子睡眠时睡眠。

当我跟随你越过日出,我知道你的一切,在花朵和嘴唇张开诉说日子之际。

当我聆听景象鸣响着穿过正午,我的光的孩子总是吹拂而来,直到它们被绿意接收。
3

如果爱情自己被诅咒

米隆

当流动的空气被雾霭湿透

一种严酷的怀旧就从这片土地上升起

覆幕又揭幕于季节的翅膀

我的眼睛抛锚在世界尽头

我的爱,我在你的消隐中寻找你

孤独如五月树林的白色延龄草

当我需要我的生活我就需要你

我的行为在这里

标注着切口我的手腕在这里

标注着同情

我在每一个方向挖掘我的命运

掘入傲慢和耐心以及慢慢思考的

问题之中

一个恋爱中的男人的应得物一无所有啊笑柄

你的眼睛啊你在树叶间有什么眼睛

锁在水泡舷窗和宝石里

眼睛如同啁啾于雪松里的冠兰鸦

和遥远得就像一只受惊之鹿的心灵

如果我看见遥远处有一座灯塔是你的脸

我的血液就是峭壁和向你升起的高贵之旗

我的嘴唇就用我所有散乱流浪之力量

把风释放到宽远的大地上

因为世界已经在其铰链上转动着

门页即将在寓言上面打开

而我在你的笑语中听见宝石消耗于

那愉悦的春季展示的床上

在那里我们带着一颗共同的心灵而来

最终我会被剥光这疲倦

 

2

影子的影子

米隆
死亡将跌绊于它最后的收割里
现在我们颤栗而又以生命躬身生命最后
一片残存的草叶
我们的世界即将成为一个悬浮在
记忆中的气泡

死亡将跌绊于它最后的收割里
那带着倾覆天地的眼睛
带着震动变速器点火器和方向盘的
微微颠簸
带着冲净街道的微小的喷水流
带着弹跳旋转的微小的海豹皮船
和翻筋斗的雪橇那来临的死亡
死亡的乙炔死亡的前灯正在爆炸
一个早晨在丁香的外壳中
闪发火花又闪烁如一尾布满斑点的鳟鱼
死亡的天气风向标在喉咙里嘎嘎作响
那轻于一个影子的影子的死亡
女人啊女人微小的灵魂微小的波浪
微小的粉碎物的微小的链条在我那飒飒作响的烟纸里
葱绿的愉悦之卵中簇叶的
伸向界限的美妙之火的手臂里

在每一夜的影子的影子中
睡眠和静爱
啊睡眠
又一同开花
1

一杯水 或不可忍受的

米隆
那存在于我毛孔中的渴望的蓓蕾
并不适合于我喝的这杯水
而适合于某种超乎于之外的东西
某种我们念及如时间滚过的东西
如同一个曾经被一次次穿过的人
整个都在祈福的日子
因为渴望坚定而又惊慌
既无重量,也无空间和处所
既不在内部也不在外部也许
虚无中的虚无被改变过
我的胃里总有那一团火焰
我对我那一夜在时间刹车上的
双脚之球说“不”
“不”。永远如此
一旦我的眼睛睁开了
杯子就空空如也。
2

静湖

走吧:荡起独木舟
掠过深不可测的
棕褐色的静湖。

走吧:你不会发现他的小舟,
和他颀长沉寂的身躯
穿行于芦苇丛中。

拂晓时去久久地寻觅
寻遍座座小岛
寻遍暗绿的死湖,

久久地寻觅

你我不到死神降临的地方
死神有如阳光
突然用手掌覆盖他的脸庞……

去吧:荡起独木舟
他不必再去回答任何声音
除却他梦中
那急切惊人的呼唤。
      吴 笛、李 力译
0

孩子们的信

它们是我秘密的食粮
我在房间最寂静的角落里
品尝
没人注意的时候
我把它们举向窗户
举向阳光
要看清楚
要从那粗大的字体里听到
一个孩子蹒跚的
       第一步
一个细小声音朝着天空
          牙牙学语
“乌……乌……”

无论这些
是我的儿女还是孙孙
他们是心灵之客
是孤寂人的食粮——
他们在透过心窗百叶的
缕缕阳光上
跳荡
         小 风译
0

风 景

树木形如一把对着天空的锁
而河流犹如一道门和一把钥匙

生悲的太阳朝内观望,有一条
环绕世界的边缘,船只从边缘

倾入阳光之中但又倾回,仍在这里,
有一条边缘,河流像一道门关闭。

树木形如一口棺材或一根钉子
而河流犹如一道黑暗的畸型之门

太阳蹲伏在其可怖的兽穴中
在倾倒的船上、在不合调的船上

朝内观望,而树木在墙上排成一线
犹如参加我母亲的葬礼的哀悼者。
0

《易经》的意义

1

未翻开的书
老人之书
桔花之书
你在
我的面前
你怎样才能包含我?

你没看见我是电文
和公墓的嘴?
我的母亲为传递我的消息
而像整个西方联盟那样
呻吟
又大喊着那
从我的肺叶上卷开的生日
如同给正要被谋杀的
总统的电报纸条
我在
流向西边的消失之点的
一行队列上加速

在我是
你是未翻开的
书之前
不要用
桔花的气味使我发狂

不要像微笑的
老人坐在那里

你怎样才能包含我?

2

词语在我的手指下形成自身
这个日子里谈到庙宇是疯狂的
但灯盏却在我的纸页上发光
犹如移向木头房子的今天
所有的外形被改变然而存留
仿佛它们是秋天里的大理石
仿佛在形成大理石的黄色秋天里
西边的每幢房子都变成神龛
对着日子的年龄而僵直
在我的手指下僵直地形成

我将行走于那消失的街上
记录那会像在太阳的风暴下
破碎的女人的独特的榆树
太阳的风暴把榆树、女人、男人
裹入一堆坍塌的树桩和树皮
直到空气在秋天那健全的空寂中
再一次清澈

3

我的身躯对我说话
如我双臂所言:二即一
如我双脚所言:泥土复泥土
如我双臂所言:躬下,分开你自己
如我双臂所言:我们重复那不可重复的

这本书说: 把你自己安排在那将
安排你的形式之中

在我是: 那使我受伤、在我内心中
安排其自身的色彩之前

在我是: 那让我盲目、在我内心中
安排其自身的地平线之前

在我是: 那对我说话、在我内心中
安排其自身的死者之前

我是那微笑的
老人的嘴

从我内心中
升起桔花的芬芳

我用古代死者的
话语说话

安排在
狂怒着的太阳下
在日子僵硬着的年龄中

以及我房舍的庙宇中
0

秘密之花

有时你是一幢房子
有时你展开
年龄和老年
有时你是
一幢有四间屋
四个国王
四个王后的房子
我自己的
图案的秘密之花。

更深而又更秘密
更黑而又更年老
你展开。

我观察过情侣
从法官的桌子上
从你的花瓣上
坠入国王的屋里。

这能怎样?这是星期天。
我的孩子在制作纸人
无人被毒死了
无人被吊死了
屋里甚至还有笑声。

更黑而又依然更秘密
更年老而又展开
在我那设计着的心之外
甚至在我的哭喊声之外
穿过你的四间屋
经过你的绞刑树
在摇晃的情侣之外
在法官之外

谁是那躺在绿色地毯上的人?
谁是那被抬在石匾上的人?
为什么要在我的面前做这些手势和姿态?

我跪在四臂之神前
聚起破纸制作的头颅
又突然转向打开的门。
0

我的国土

我的国土,这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寒冬;
我的花园,这不是一个花园,它是大平原;
我的道路,这不是一条路,它是白雪漫漫;
我的国土,这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寒冬。

在那皎皎的仪式里;
雪与风成婚配;
在暴风雪的国度里,
爸爸建筑了房屋。
我要保持坚贞,
恪守他的习惯和风俗。
朋友的房屋应是这样:
利用别的季节,
把它建在家屋旁。

我的国土,这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寒冬;
我的回旋曲,这不是回旋曲,它是阵阵狂风;
我的房屋,这不是房屋,它是一座冷宫;
我的国土,这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寒冬,

从我的偌大的孤伶的国土上,
我呼喊,直到我的死期;
我向世上全人娄呼唤:
我的房屋,就是你们的房屋,
在我的四壁冰墙之间,
用我全部的时间和空间,
为世上人类,
生火取暖,准备床铺,
因为全人类和我都是一个家族。

我的国土,这不是一个国家,
不,它即非国家,又非祖国;
我的歌,这不是我的歌,它是我的生命,
为了你,我要尽情支配我的全部寒冬。
               张 放译
0

啊,但愿白天变短,
风雪来临,
天寒地冻,
一年一度冬再来!

回首往昔,
你唱着一曲恋歌;
待来日,
那旧屋里将无人听到你。

我俩在那时
堆起的柴薪,
如今啊,
它们都已在火中烧尽。

在古书园地里,开满冰花与霜花。
而当黑夜狂风肆虐时,
在家如同坐在你的雪撬上,
我将驾驭那飞旋的暴风雪,
如同骑上奔驰的骏马。

在太空,
超越湖泊、树林、海洋,
超越田野和城市,
那里太阳宁静地沉睡;
在比那灿烂阳光还要高远的地方,
我们将沿着宇宙的神秘之路,
去寻找有广阔天空的国度,
它呼唤着我们到那里去居住。

超越时间,
遨游太空,
为我们有健美的身躯而自豪,
我们象冰铸的十字一样永恒,
世上只有我们存在,就象翱翔的飞鸟。

让白雪皑皑的世界快来到吧!
啊!让时间再给我们送回来
寒冬!
               张 放译
0

绿雨

我记得那长长的绿雨幔
飘飘然象我祖母的披肩——
它因春树的半绿而变绿
那春树正在山谷里摇颤。

我记得那条路
就象通向我祖母房屋的那条路,
一座温暖的房屋,铺着绿地毯,
栽着天竺葵,还有一只嘹亮的金丝雀
和几把闪光的马鬃椅;
而寂静,充满雨声的寂静
就象我祖母的客厅
洋溢着她自己和她一高一低的声音——
雨声里还夹着风声。

我记得那一天
我只想着我的情人
想着我情人的房屋。
而今我记得那一天
就象我记得我的祖母
我记得那雨象记得她披肩的羽穗。
            绿 原译
          选自《当代世界名诗》
0

雅克·莫诺卢瓦

雅克·莫诺卢瓦爱上了一个白人姑娘,
雅克·莫诺卢瓦自己却是印第安人。
他们每星期相会,
但他们的父母却一无所知。

曼伊甘河上的桦树,
棵棵都记得:
好心的姑娘美丽动人,
雅克·莫诺卢瓦风度翩翩。
野鸭、雷鸟和白眉
呼喊着雅克,雅克,雅克,
风儿呼唤着莫诺卢瓦……
好心的姑娘啊,现在要和一个白人成亲。

他用猎刀,在桦树上
刻上了恋人的名字。
一天,人们尾随在他们后边,
看着他们到了河畔。
雅克·莫诺卢瓦痛苦万般,
好心的姑娘进了修女院;
曼伊甘河水仍在流啊,
只是要比以前流得缓慢。
雅克·莫诺卢瓦,上帝接收了他的灵魂,
在阳光灿烂的星期日早晨,
他从白色小船上纵身跳下,
结束了自己不幸的命运。

雅克·莫诺卢瓦已沉到水底,
好心的姑娘还在村里,
遥望着众多小船和木排
在云中飘移。

曼伊甘河上的桦树啊,
棵棵都记得:
自从莫诺卢瓦以身殉情,
它们的白皮全变成了黑的。
               张 放译
              录自《外国文学》(1981.10.)
0

我的母亲

有时她将素手放在我的头上面,
白皙犹如洁白卷曲的花边。

她吻我的额角给我温柔的话语,
那金色的嗓音充满无限的忧郁。
我的梦幻着色了她的双眼,
诗啊、母亲啊,醉入我心田!

伏在她脚下噙着泪向她致意,
在她面前我总是孩子,不论何时。
                 周海珍译
1
 72    1 2 下一页 尾页